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我的魔法時代 -> 我的魔法時代的最新章節目錄 -> 31.王的召見

31.王的召見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海淵之城的黑夜與白晝,完全是依靠魔法光罩中高塔上面的炙熱火團來掌控的,這團炙熱的魔法之火在燃燒的時候會有一個短暫的周期,時間的軌跡基本上與海音絲城步調一致。

    當魔法光罩里面六根高塔頂端再次燃起熊熊火焰的時候,便意味著新的一天即將開始。

    海淵之城的迦娜人生活并不是想象中那樣輕松,這座由無數光罩和高塔組成的魔法之城每天需要燃燒大量的魔晶石,雖然這片大海里面擁有著豐富的資源與食物,但迦娜人想要獲取魔晶石無外乎兩個途徑,前一種是在深海區狩獵海中的魔獸,后一種是挖掘海底晶石礦脈,迦娜人想要維持這些海底文明繼續傳承下去,就需要付出更多的辛苦。

    住在海淵之城里的迦娜人每天的食物大多都是從海中狩獵得來,她們在也會在海中礁石珊瑚密集的淺海區域圈出一些天然漁場來,羅蘭大陸的大海船行駛在遼闊的海域中,很多時候都是因為這些海船闖進了迦娜人圈出來的漁場,才會頻繁受到迦娜人的攻擊。

    經驗豐富的航海家們往往會提前避開那些被迦娜人圈定的漁場,這樣才會避免在海上受到迦娜人的攻擊,不過自從海音絲城之戰后,無盡海的迦娜海族就將羅蘭大陸的東海岸完全封鎖了,在海上很少會看見格林帝國的大型帆船。

    海淵之城的清晨,高塔上亮起了火焰。

    街上的迦娜人并不多,街口的一些地攤上擺滿了各種鮮魚。

    由于迦娜人封鎖了格林帝國漫長的海岸線,導致帝國人與無盡海迦娜人之間的貿易往來也就此中斷,因此在海淵城里幾乎很少看見陸地上的那些常見商品,海淵之城里就連一張烤麥餅都很難能買得到,不過迦娜人并不喜歡谷類食物,她們除了喜歡吃海魚之外,和精靈們一樣喜歡吃各種酸酸甜甜的水果。

    只有在海淵城的一些高檔商店里,才能見到一些蘋果和檸檬、橘子這類便于運輸和儲藏的水果。

    據說在在海淵之城并不是人人都吃得起水果,商店里的金蘋果價格更是貴得離譜,無盡海的迦娜人習慣使用一種鷹嘴貝為貨幣,通常要一大串兒的鷹嘴貝才能換到一個蘋果。

    迦娜族的男人們更喜歡呆在海里,她們一年之中只有很少一段時間會在海淵之城里面生活,其余大部分時間都是結伴游曳在海底,要么狩獵海獸,要么就是尋找海底礦脈,長期駐扎在海淵之城的男性幾乎都是海淵城的守衛。

    只有迦娜美人魚喜歡魔法光罩中的陸地生活,大量的迦娜美人魚才是的海淵城主人,同時她們也是海淵之城最為靚麗的風景線。

    一隊銀甲迦娜守衛守在院子外面,幾乎每隔五米遠就有一位迦娜戰士,他們背朝院子站在那里,像是一排青石雕塑一樣。

    天亮之后,我向那位銀甲迦娜守衛隊長提出想要到街上逛逛,參觀一下這座海淵城,看看城里迦娜人的生活,卻被銀甲迦娜守衛攔下來。

    那位銀甲迦娜守衛隊長換了個新面孔,他和昨晚那位迦娜守衛隊長一樣板著張臭臉,他果斷拒絕了我提出的要求,理由就是海淵城中潛伏著一股勢力,想要殺害我們,為了保證我們的人身安全,請我們留在居所里。

    讓我們擔憂半個晚上的事情終于還是發生了,我們在海淵城里行動受到了限制。

    贏黎趴在居所二樓窗臺邊,從這里可以越過高高的院墻看到外面的街景,臨時居所所在的位置地勢頗高,因此我們可以看到大半魔法光罩的景致,一群迦娜美人魚出現在長街上,好像迦娜人的日常生活是從這里開始的。

    我端著一杯檸檬茶站在贏黎身后,海倫娜在身旁挽著我的胳膊,我笑瞇瞇地問贏黎:“我們是不是現在就可以回帝都了?”

    贏黎輕輕地嘆了一口氣,對我說:“我一直都有種很強烈的直覺,她一定是有話想要告訴我,但是卻沒有在魔法水晶里面說出來,所以我才會不遠千里趕過來見她,可惜并沒有找到我想要的答案。”

    我看了一眼身后的卡蘭措以及諸位追隨者,對贏黎說:“要不然我們就再等等,看看迦娜人這邊的情況,其實我也很想搞清楚,那些蒙面迦娜武士究竟是誰派來的,能夠在海淵之城調動這么多的迦娜武士,這人的身份一定很不一般。”

    “算了,我們還是回家吧!”贏黎轉頭溫柔的看著我說道。

    我們正在樓上聊著天,院子大門被人從外面推開,一排年輕的迦娜美人魚手里捧著餐盤從外面走進來。

    看上去這些迦娜美人魚侍女是給我們送早餐的,而且看起來早餐頗為豐盛,單是餐盤就有二十多個,這些迦娜美人魚面孔姣好,每個美人魚都極為窈窕婀娜,人形上半身幾乎是格林帝國女孩夢寐以求的,但是魚形下半身卻是明顯破壞了這種美感,什么人魚線啊,什么精致的馬甲線啊,都在那渾圓而布滿了鱗片的下身面前失去了所有的性感。

    帝都里有些口味獨特的貴族特別喜歡迦娜族的美人魚,但我并不喜歡這些。

    我曾想過,將來諾亞和瓦絲淇位面那位美人魚芭芭拉公主成婚之后,他們的床會不會是一個溫暖的大水池,諾亞需要躺在水池里和那位美人魚公主親熱,又或者是兩個人躺在一張華麗的大床上,諾亞滿是濃密腿毛的大腿緊貼著芭芭拉公主冷冰冰地鱗片,想想就覺得有點恐怖。

    等我從臆想中清醒過來,發現贏黎和海倫娜、貝姬在旁邊瞪大了眼睛好奇的望著我。

    贏黎抿著嘴,小聲問我:“你剛剛究竟在想什么,表情居然會是一臉嫌棄的樣子?”

    “呃……”我居然不知道該怎么回答。

    “你是不是也想娶一位美人魚?”贏黎小聲地問我。

    “喂,拜托……”我拉長了聲音說。

    贏黎笑著說:“很多人都喜歡美人魚,認為她們擁有比精靈更精致的容貌。”

    我攤開手,對贏黎解釋道:“重點是,她們不管有多美,卻始終是條喜歡生活在水里的魚,我是水系魔法師,但是并不代表我就喜歡生活在水里。”

    “你家的泳池足夠大。”贏黎不依不饒地說。

    “是我們家……”我拉著她的手,對她溫柔的說。

    贏黎的臉微微一紅,漆黑烏亮的眼眸看向了別處。

    餐廳,

    迦娜美人魚們送來了精致的早餐,早餐看上去很豐富,但是食物的種類無外乎就只有少量的水果,還有一些經過精致烹飪的魚類,味道聞起來香氣四溢,但是這些菜肴無論如何我們也是不敢嘗試的。

    就在最后一位迦娜美人魚走進餐廳,為我們擺在最后一道菜肴的時候,我發現她居然偷偷地向我眨了眨眼睛,而且當我將那盤帶有半圓形銀色蓋子的銀盤子掀開一角,赫然發現里面什么都沒有,我立刻抬起頭來喊住了她:“喂,請等一等!”

    站在門口的賈斯特斯伸手將那位迦娜美人魚攔住,其余的迦娜美人魚停了下來回頭張望,賈斯特斯立刻用迦娜語對她們說道:“公主殿下需要諸位留下來一位,向我們介紹一下這些菜肴,這些精美的菜肴我們在格林帝國從未品嘗過。”

    見到賈斯特斯這樣一說,迦娜美人魚們覺得很有道理,她們猶豫著是不是也留下了介紹自己的菜品,賈斯特斯在我眼神的授意下,對這些迦娜美人魚侍女說:“留下來一位美人魚小姐就可以了。”

    前面那些美人魚紛紛離開了餐廳,只剩下最后為我們帶來空盤子的迦娜美人魚,她見到那些迦娜美人魚離開,笑吟吟地轉身對我和贏黎說道:“這么快就不認識我了么?”

    說話間,她下半身的七彩魚鰭顏色微微產生了一些改變,面孔的局部特征也是稍微有了一些變化,剛剛還是一名無盡海的迦娜美人魚,這么一會兒的功夫,居然轉變成了七屆海的迦娜美人魚,而且分明就是那位我們之前放走的那位,沒想到她居然搖身一變混在迦娜美人魚侍女里面,避開守在門口那些迦娜守衛偷偷地見我們。

    這位迦娜美人魚瞇著狹長的眼睛,走到餐桌前面,對我和贏黎說道:“我早上才聽說一群來至格林帝國的客人昨晚遇刺,連夜轉移到新居所,維基王后執掌的銀甲衛隊目前接管了這些客人的安保工作,海淵之城里也沒有其他格林帝國人,我猜大概就是你們。”

    “您在海淵之城還真是很靈通啊!”我對這位來至七界海的人魚間諜稱贊道。

    這位七屆海的迦娜美人魚笑而不語,就在我們對面的餐桌前坐下來,這時候再次仔細的打量她那張精致的面容,金發碧眼,紅紅的嘴唇微笑的時候格外甜美,那是一種呃……邁瑞肯式的微笑。

    她將面前的餐盤一一掀開,反客為主地對我們說道:“這么豐盛的早餐,基本上只會出現在迦娜皇室的餐桌上,難道你們不準備品嘗一下無盡海迦娜族的風味嗎?”

    我對她擺出了一個請隨意的手勢,然后說:“您再次到訪有什么事么?”

    由于羅蘭大陸東海岸接壤無盡之海,我們與無盡海的迦娜人各種恩怨也是由此而生。

    我們對七界海的迦娜人是非常陌生的,由于平時很少接觸到這群人,或許就算有些人會遇見七界海的迦娜人,也會被泛指一下:‘哦,快看,那是一位迦娜人!’沒有人會在乎這些迦娜人究竟是來至哪個海域,總之是迦娜人那就對了。老庫魯曾告誡我:與陌生人要保持一定距離,不要輕信他人說的話。

    這位迦娜美人魚略微收斂了一下臉上的笑容,非常直接地對我們說:“我想和你們做一個交易。”

    “交易?”我看著對面的迦娜美人魚,疑惑地說道。

    “或者說是交換情報。”她雙手交叉放在餐桌上,對我說。

    “你想知道什么?”我問她。

    “聽說公主殿下昨天去地下宮殿見到了艾瑞利爾王后的遺容?”迦娜美人魚微微一笑,目光一轉盯著贏黎問道。

    聽到賈斯特斯的轉述之后,贏黎對她點了點頭。

    “我想知道艾瑞利爾王后頭頂上戴著王冠嗎?”迦娜美人魚眼睛里帶著一絲狂熱與興奮,向贏黎繼續追問道。

    “你要向我們提供什么情報?”賈斯特斯問她。

    “我知道那些蒙面迦娜武士的背后指使者是誰。”迦娜美人魚表情認真的說。

    “好吧,成交,艾瑞利爾王后頭上并沒有王冠。”我非常爽快地對迦娜美人魚說道。

    我覺得就算是我們馬上就要離開海淵之城,但是如果有機會知道那些刺客背后的指使者,也是很有必要的。

    聽到我說出來的答案,這位七屆海迦娜美人魚不禁露出失望的神色。

    “昨天晚上派出迦娜武士刺殺你們的人是艾瑞利爾王后的親弟弟,也是無盡海之主迦娜王艾瑞提爾。”迦娜美人魚對我們說。

    等到賈斯特斯轉述之后,我們所有人都嚇了一跳,沒想到想要除掉我們的人居然是迦娜王。

    這位迦娜王不遠千里,派出使者將贏黎請到海淵城來,等我們抵達海淵城之后,沒想到這位迦娜王想要做的第一件事居然就是派出一群武士殺我們,而且還是偷偷摸摸刺殺,這手段不管怎么說,都不怎么高明。

    或許他接下來會直接派出一支衛隊過來……

    迦娜美人魚大概是猜出我在想什么,便對我說:“別擔心,外面的那些迦娜守衛是維基王后手中掌握的銀色禁衛軍,有他們在這里,迦娜王那邊就不會輕舉妄動。”

    “維基王后?”我完全沒想到這件事居然會是這樣的曲折,維基王后為什么會這樣做呢?

    就在我胡思亂想的時候,迦娜美人魚補充說:“這只銀色禁衛軍一直控制在維基王后的手里,不過我想既然維基王后出面,接下來應該會對你們有說解釋的……”

    我們的話還沒有說完,外面的院子里就傳來一連串兒的迦娜語。

    我扭頭看了賈斯特斯一眼。

    賈斯特斯皺著眉頭說:“是迦娜王想要召見我們……”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hao123彩票网站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