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快穿之氣運剝奪系統 -> 快穿之氣運剝奪系統的最新章節目錄 -> 第一百七十七章:和尚素心(十四)

第一百七十七章:和尚素心(十四)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前無去路后無退路,這鬼城大門一關,一人一鬼那就叫甕中之鱉,冷君凌想了一瞬,覺得這詞用的不太貼切,哪能把自己也罵進去了呢,當下從葫蘆里飄出來跟在和尚身邊便是問道:“我說死要錢大師,現在怎么辦吶,您是繼續往前走還是直接找出路,在這站著總不是辦法吧?”

    “嘿,四娘誒,站著自然不是辦法,我現在不是在找路嗎?”

    和尚嘿嘿一笑,從袖子里抽出一條翠綠柳枝來,這是剛才隨手在城外路邊折的,本來沒什么稀奇,可就見他從袖子里又拿出拇指大小的一個小瓶兒來,把其中的液體往那柳枝上一淋,就舉著柳枝在身前甩了幾下,也不知道這是什么操作,就見和尚甩完那柳枝后周身的迷霧散去一些,隱隱約約的便是顯露出一些建筑來,腳下是幽幽曲曲的一條大道,也不知道通往哪里。

    冷君凌看的稀奇有趣,這操作倒還是頭一次見:“你這瓶子里的是什么啊?”

    “童子尿啊,能驅邪!”

    我靠

    冷君凌瞬間飄遠與他隔開一些距離,就怕他甩柳枝的時候把那童子尿甩自己身上。

    有這么奇葩的和尚嗎,隨身還帶童子尿的。

    一見冷君凌嫌棄的表情和尚忍不住笑出聲,搖頭自夸道:“這可是我修煉多年的成果,怎么樣,威力不錯吧,這不就看到路了!”

    太惡心了這也,這居然還是他自己的尿,不過童子?

    “和尚,你還真是個嗯童子?”

    “那是,和尚我一向潔身自好,多年童子之身功力大成,童子尿這才有如此威力,要不你以為隨便是個童子尿就行嗎?”

    這話題太惡心了,好像還有味道,冷君凌磨了磨牙,決定換個話題:“既然有路了,你要往哪兒走?”

    “這個還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唄。”

    和尚這叫一個光棍兒,讓冷君凌只想翻白眼,兩人說這幾句話的功夫,就到了那建筑前,仔細一看,好像是個客棧,不知道在這已經杵了幾年,殘破的掉瓦斷梁的,要不是地上那碎成幾瓣兒的牌匾,還真看不出這之前是家客棧。

    冷君凌飄上前:“迎客來?”

    “這地方如今叫迎鬼來還差不多。”

    打量了一圈,除了荒涼陰森沒有什么特別之處,不過荒城不就是這樣嗎,冷君凌在一樓飄了一圈,沒看到什么特別的東西。

    “看起來只是個普通荒廢的客棧而已,再去其他地方看看?喂,你趴地上看什么呢?”

    冷君凌飄回和尚身邊,就看和尚蹲在地上摸著下巴正認真的看著什么,上前一打量,好像是幾枚銅錢?

    “這地面還能有銅錢?”

    冷君凌也在和尚身邊蹲了下來,試著用手去摳,那幾枚銅錢卻是想粘在地上了是的根本扣不動,仔細一看,銅錢不是粘在地上的而是被嵌上去的,冷君凌撫開地面的泥土,就見地面上不單單是這幾枚銅錢,而是密密麻麻的鑲嵌了一地,之前只是被泥土蓋住了而已。

    “這么有錢的么?拿銅錢鋪地?”

    冷君凌挑了挑眉頭,她以前到是見過一種銅錢陣法,與這到是挺像,可又不完全一樣,她所見的銅錢針是以靈石為陣眼,以銅錢為媒介,銅錢所到之處便能隨著主人的控制攻擊入陣之人,而這銅錢,除了腐朽的外表沒有一絲靈氣,純像個裝飾物,那里有一點兒的攻擊性,就是排布的順序也是不同。

    “是挺有錢,四娘你快看看,這銅錢居然不是現下流通的萬寶錢,這鬼城不才只出現了一年?”

    和尚嘖嘖稱奇,這銅錢他好似在他師兄那里見過,像是前朝的通寶銅錢,這前朝滅了都得有個兩百多年了,居然還有人搜集著通寶銅錢鋪地的嗎?

    冷君凌自然是不認識這銅錢的,就算奇怪又怎樣,現下腐朽的不成樣子,又沒什么特別的,當下不感興趣的站起身:“還是找找出路吧,這些銅錢又不稀奇。”

    關鍵是不值錢,都爛成這幅樣子了,帶出去都嫌費事。

    和尚呵呵一笑,撬了幾枚銅錢下來收進袖子里:“雖不值錢,但帶回去與我師兄當個擺弄的小玩意兒到是不錯。”

    隨后一人一鬼又在客棧里尋摸了一圈,見沒有什么特別的東西才出來,走到街上時卻發現那霧氣好似淡去了一些,露出了前方一整條街,隱隱約約能看到盡頭有一座石橋,嘩啦啦的流水聲傳來,這死寂一般的城池里說不出的詭異。

    “和尚,這般情境下看到橋,你能想到啥?”

    “奈何橋么?”

    和尚回頭看冷君凌,見冷君凌眼睛放光不由得一笑,隨即就向前走去,冷君凌興致勃勃的跟上,一人一鬼都是一副要搞事情的興奮模樣,到是一點兒都不給這鬼城面子。

    這條街也不是很長,很快兩人便到了那橋前,只見這橋通體由雪白的大理石組成,于這灰突突陰森森的殘破城池到是一點兒都不匹配,下面幽幽的留著一條小河,看不見源頭也看不到終點,深綠色的河水接近漆黑,乍一看還以為是流的墨水,與這纖塵不染的石橋一比那就更奇怪了,活像硬生生拼湊到一塊兒的,顯得這石橋很是突兀。

    一人一鬼一對視,共同抬腳上了那石橋,當走到那石橋最高處,周身的景象就是瞬間一變,耳邊突然傳來凄厲的哀嚎聲,河水洶涌的流淌著,那聲音震耳欲聾,就像是敲鼓一樣狠狠的砸在胸膛,和尚往河水里一看,就見那河水起伏之間,無數鬼魂其中哀嚎,相互撕扯攀咬,像是費盡力氣要相互踩著往橋上爬,那場面,說是閻羅地獄都不為過。

    “他們這是想上橋?”

    冷君凌一歪頭,看著那河水中的鬼魂,甚至還伸手去逗了逗,就見河里的鬼魂們拼了命一般的往上跳想要扯住冷君凌的手,卻總在差那么幾厘米的地方掉回去,見此冷君凌哈哈直笑,和尚嘴角沒忍住一抽。

    鬼逗鬼?

    這場面到是挺新奇。

    不過看著怎么這么像逗狗呢?

    底下那些鬼魂此時要還有神志估計早就氣的破口大罵了,可惜他們早就失了神志,如今不過是靠著本能想要上橋,被冷君凌戲弄也絲毫不長記性,依然蠢笨的一次次的上當,待冷君凌玩兒夠了縮回手,便是抬頭看向和尚:“注意到了嗎,這些鬼穿的衣服還真是有趣呢。”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hao123彩票网站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