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飛越泡沫時代 -> 飛越泡沫時代的最新章節目錄 -> 332. 微妙態度

332. 微妙態度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這邊的錄音開始沒兩天,森高千里的新單曲壓制完成。

    在正式送到唱片店鋪貨之前,身為制作人,巖橋慎一先提前拿到了成品。

    cd、lp、磁帶各一份,任君使用,慷慨得很。

    拿到手的唱片,封面上,身穿i裙的森高千里青春十足,比例一流,一雙大長腿,讓人難以想象她的真實身高只有一米六,堪稱是老天賞飯的典范。

    制作期間差不多已經把這首歌給聽吐了的巖橋慎一,成品到手以后,連拆封都沒拆,準備直接帶回家去,收進紙箱里。

    紙箱里裝的都是他掛名制作人的作品,有給森高千里制作的前兩張單曲,還有樂隊天國優勝者的單曲,每一張都沒有拆封,被他給收藏了起來。

    以后要是制作的多了,也搞個唱片架,把自己制作的作品給擺一塊兒。等到成了老司機,也有滿滿一架子的唱片。

    收藏之余,巖橋慎一沒忘了之前答應過中森明菜,要請她這個商店街的孩子嘗一嘗“試吃品”,于是把那張lp打了個包,寄去了她的事務所。

    研音事務所每天大概能收到幾百個來自中森明菜粉絲的信件和包裹,事務所代收以后,再轉交給中森明菜,留給她閑來無事的時候查看。

    當然,他要是寄件,自然不會寄給研音公布的那個中森明菜粉絲專用地址,而是另外一個能確保她本人在最快時間收到的地址。

    否則的話,當成粉絲寄件寄給她,那這張lp還不知能不能被中森明菜發現。到時候,還不等她這個商店街的孩子試吃,就已經滿大街都是了。

    包裹寄出去以后,這件事就暫時被巖橋慎一放到一邊,繼續該忙什么忙什么。

    在信濃町studio“初試啼聲”以后,原先在唱片公司和各式各樣的雜志采訪之間奔走的三個人,現在行程里又加入了錄音室這一項。

    除了這些,genzo的事也不能扔到一邊不管,得了空,還得回錄音室去視察一下。

    genzo的人都知道dreasetrue贏了比賽,正在準備出道的事,所以對巖橋慎一這種來也匆匆去也匆匆全然不以為怪。

    栗林誠一郎被他暫時按在那里攬總,平川達也的巡演伴奏樂手合約剛剛結束,這陣子也泡在錄音室幫忙,而小柳昌法和川添智久還有未完成的巡演合約,近來兩人都不在東京。

    因為這樣,赤松晴子到錄音室來的時候,心里那種不自在的感覺稍微輕了一點。

    平川達也見赤松晴子過來,態度溫和地跟她打招呼“赤松?好久不見了。”

    赤松晴子露出禮貌的微笑,沖他行禮,“辛苦了,平川桑。”

    自打她萌生退意,決心轉入幕后,abnoral就進入到了實質上的休止狀態。她開始適應當幕后人士的生活,另外三名隊友則作為支援樂手活動。

    有巖橋慎一幫忙周旋,外加平川達也的體貼人心,暫且穩住了這個局面。

    先前是平川達也執意要邀請赤松晴子來擔任主唱,為此還無視了經紀人峰島的忠告,同合作很久的經紀人分道揚鑣。

    因為這樣的緣故,平川達也覺得事情會變成這個樣子,樂隊會停滯不前,他作為隊長要對此負起責任來。所以,他跟巖橋慎一里應外合,姑且穩住另外兩名隊員。

    小柳昌法對平川達也相當信服,聽他的,暫且等待新的主唱出現。對他來說,只要現在他有專業樂手的工作,并不介意通過當巡演伴奏樂手來磨煉技術。再說,當伴奏樂手的薪水可觀,這是加入genzo之前得不到的,有個固定的飯碗,他也就有了等待的耐心。

    相比小柳昌法這種沒什么所謂的態度,從一開始就有些信不過赤松晴子的川添智久,現在看待赤松晴子,態度頗為微妙,不是冷嘲熱諷,而是一種直白的無視。

    平川達也和小柳昌法現在暫時當錄音室音樂人和巡演樂手,川添智久在這之余,還接受之前效力過的樂隊的邀請,給他們擔任支援樂手。

    赤松晴子理虧,對川添智久的無視除了照單全收之外別無辦法。但即使如此,就算是理虧的那一方,川添智久不在,她也有資格悄悄松一口氣。

    何止她松一口氣,夾在中間的平川達也,不必在中間當這個調停者,也要松上一口氣。

    “今天是有事過來?”平川達也隨口問道。

    赤松晴子除了客串主音,給翻唱專輯獻一下聲,幾乎沒有參與音樂制作,本職還是學生的她,兼職的時候,大部分時間也都在川崎的辦公室,偶爾過來一趟,所以平川達也才有這么一問。

    “是的。”赤松晴子回答,“我有點事情,約了巖橋桑在錄音室見面。”

    “原來如此。”平川達也點點頭。

    不善言辭的平川達也盡力釋放了善意,但是說完這些,也難免面臨無話可說的境地。

    赤松晴子也不是那種很擅長聊天的人,還是跟赤松晴子相熟的栗林誠一郎幫忙活躍氣氛,才不至于出現那種令人窒息的沉默。

    三個人有一搭沒一搭的聊了一會兒,錄音室的門被敲響了兩下,然后打開。巖橋慎一走進來,寒暄道“辛苦了。”

    栗林誠一郎和平川達也坐著沒動,赤松晴子從椅子上起身,向他欠身,“巖橋桑。”

    “晚上好,赤松桑。”巖橋慎一跟她打招呼。

    前一天晚上,赤松晴子給他打傳呼,說是有事要跟他商量。巖橋慎一和她約了今晚九點鐘,結束在信濃町studio的工作以后,跟美和醬中村兄分開行動,到代代木來。

    來一趟錄音室,巖橋慎一沒急著跟赤松晴子說話,寒暄了幾句以后,先跟栗林誠一郎和平川達也討論了一下手頭的工作,又交換了各自的意見。

    在這期間,赤松晴子起身去替他們三人泡了咖啡,之后坐在那里,安靜聽著。

    大概消磨了半個小時,臨時商談告一段落。

    巖橋慎一喝了一口赤松晴子泡的咖啡,放下杯子,站起身,“我們就別在這打擾他們兩個了,到外面去說。”

    “是。”赤松晴子跟著他站起來。

    。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hao123彩票网站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