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平頭哥的直播生活 -> 平頭哥的直播生活的最新章節目錄 -> 第363章 破而后立

第363章 破而后立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當氣感再次出現時,王平還以為自己是在做夢。

    有這種感覺,當然不是因為他覺得自己的丹田可能炸了,雖然劉敏的描述很容易讓他聯想到這一點上。血管內部爆裂,全身出血點,將軍肚消失,可不就是丹田炸了么。

    講真,當初和老爸一起練那勞什子氣功,練到中途就不敢練了,除了因為沒有后續的指導之外,最主要的原因,也是怕把丹田給撐炸了。只是某獾沒意識到自己眼下的丹田這么廢,在盛家塢才感受到氣感沒多久,丹田沒捂熱乎呢就沒了。

    然而,以上這些,和做夢通通都沒關系。王平之所以覺得自己是在做夢,是因為氣感出現的位置壓根就不在丹田里,而是在屁股上。

    王平有點覺得羞恥,即便是在夢里。

    不過隨后,一陣酥酥麻麻的感覺從左側大腿根部出現,似乎有什么東西正在緩慢的抽出去。緊接著,屁股上的氣感就莫名的連接到了大腿上,讓他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

    “叮鈴鈴~”清脆悅耳的聲音,好似風鈴。

    王平想起來了,他之前的確是在做夢,然而現在,夢醒了,他是在針灸。

    “嗷~”

    下意識的先嚎了一嗓子,雖然他自己也知道,這壓根就沒什么卵用。劉敏絕不會因為他的嚎叫而心軟。又或者說,劉敏的心軟恰恰就體現在了她的不理會上。

    “嗚呼~”

    一旁響起某猩猩的聲音,像是在打招呼。

    如果在平常,王平眼前早就有一只超大號的猩猩臉湊過來了。可在劉敏針灸時,埃菲爾從來都不敢靠近,似乎是怕因為自己的打擾,某醫生手一抖,再把它的小伙伴給扎沒了。當然,更有可能只是單純的害怕劉敏。

    “喀~”王平發出類似嘆息的聲音。

    這幾天,與其說劉敏是在給他“保健針灸”,倒不如說成是強制的心理干預。王平一個這么怕打針的人……獾,每天都要挨上百針。這就好比把一個本來就怕黑的人關進小黑屋里,時間一長,這人要么就瘋了,要么從此不再怕黑。

    從開始的掙扎嚎叫,到現在的逆來順受,王平覺得自己沒瘋并不是老天眷顧,只是老天還沒看夠他的笑話,想多玩一會兒。

    不過逆來順受并不等于就不怕打針了,王平想把某醫生捉住打一頓的想法依舊沒變,只是每次針灸時學會了自我催眠。

    “哥沒打針,哥只是中槍了!”

    每次這么一想,果然心里會好受許多,有時候甚至能睡著。當然,大部分時候,想到最后的某獾依舊還是會忍不住嚎叫起來。

    隨著劉敏把一根銀針放回木盒,腿上的酥麻開始轉移,某獾那與人類構造相反的小腿彎上,又有東西繼續旋轉著抽出。于此同時,發源于屁股的氣感開始延伸。

    在這一刻,王平首先體會到的并不是喜悅,而是埋怨。特么的,這么值得銘記的開端,居然是從屁股開始的。劉敏就不能換個地方起針么?

    隨即,就開始了雜亂無章的走神。

    氣感的延伸還在繼續,隨著身上的銀針一一起出,王平感覺自己的身體正像是一片集中供熱的小區,隨著暖氣閥門的打開而一片片的熱起來。似乎某種叫做氣的東西,并沒有隨著丹田的爆炸消失,只是儲存在了四肢百骸,等待對它的激活。

    莫名其妙的,王平想到了一個詞:破而后立。

    “難道那個所謂的啟蒙氣功,真正的練法就是這樣的?”

    想到如果以人類的身體把丹田給撐爆的下場,某獾激靈靈的打了個冷顫。這種想法過于找死,哪怕真有這種可能性,他也絕不敢嘗試。那不是挑戰身體極限,根本就是在挑戰現代醫學的耐心。

    很快,隨著最后一根銀針拔出,某獾登時覺得全身都暖洋洋的,狀態出奇的好。以前那種渾身充滿力量的感覺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種輕盈感。但這并不是說自己就沒有力量了,某獾感覺這會兒如果再和埃菲爾打,他可以毫發無損的把某猩猩打成腦殘。

    隨著劉敏收了小木盒,被“額美精”小姐挽著胳膊送出帳篷,透過門簾的陽光便照射到了某獾小毛嘴勾起的弧度上。

    “很好,月黑風高……”

    小胳膊嘗試用力,王平驚奇的發現,就在自己聚力的那一刻,渾身的熱量似乎都在往胳膊上涌入。雖然看不到,但感覺胳膊此刻好似變成了燒紅的鐵棍一般,滿滿的能量。

    “啪!”

    皮帶扣上的鋼圈被生生扯成了一個“C”形崩飛出去。小黑爪放肆的舒展著,感受久違的自由。

    “嗚?”

    眼前一黑,某猩猩湊了過來,猩臉驚奇的看著這位小伙伴,不明白這貨昨天還是病秧子呢,怎么突然就變身超級賽亞人…獾了。

    “噓!”

    王平比劃了一個禁聲手勢。某猩猩忽然發現,這貨除了會嚎叫之外,居然還懂這么復雜的東西,登時咧嘴想笑,接著便慌忙點頭,重復著他的動作。

    伸著爪子干脆利落的把其余的皮帶都劃斷,隨著某獾跳在床上,背后一痛,一個甩著水珠的輸液針頭從他背后扯下,在臉前晃來晃去的。

    王平被嚇了一哆嗦,這才想起自己還在輸液。不過這會兒也管不得許多了,讓他把針頭再插回去是絕不可能的。想都別想。

    “等著,哥辦完了事,回來給你帶好吃的!”

    聽到帳篷外返回的腳步聲,王平拍了拍某猩猩的臉,隨即跳下床,躲在門簾后面。

    “額美精”小姐掀開門簾走進,接著帳篷里就響起了某人的驚呼。

    “哦買糕的!!又來!又是被我遇到!”某護士崩潰得狂吼:“為什么?為什么這種事總發生在我身上!”

    很快,帳篷外汽車響動,一輛敞篷吉普載著焦急的某護士向酒店的方向開去。那邊接到消息的顧咸魚已經開始往身上套衣服了,某獾畢竟不同于別的動物,按照他的想法,脫困的第一時間肯定是要回酒店來揍他的。

    “果然偷懶要不得啊!”顧老三欲哭無淚,要不是今天貪睡起晚了,眼下早就出門去看犀牛去了。

    幾分鐘的功夫,顧朗的房間里就聚集了一大幫人。桑格拿著網兜站在門后,“額美精”小姐和劉敏躲在另一邊,分別拿著麻醉針,嚴陣以待。

    原本要跑路又被抓回來的顧老三,就坐在沙發上忐忑的當著“誘餌”。

    酒店門口,隨著眾人的跑過,大廳變得安靜下來。某輛吉普車的底盤下,一只毛茸茸的腦袋探出來四下看了看,接著一溜煙的穿過大堂,往樓梯跑去。

    “好一朵美麗滴茉莉花~~”

    某獾心里哼著小曲,在二樓走廊里快速的跑著,很快就停在一處房間外。

    “嘖,也不知道小娘皮這茉莉花味的香水哪買的,還挺好聞,回頭買一瓶送給安娜試試~”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hao123彩票网站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