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我可以無限強化 -> 我可以無限強化的最新章節目錄 -> 【324】長安,仙宮現。

【324】長安,仙宮現。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年幼的小孩體內正氣尚未完全,是無法拔出浩然蕩魔玄劍的,故而九千歲一直暗中等待,只要阿九一旦成年,便可為他拔劍。

    但不曾想先帝突然暴斃,十常侍輔佐早已挑選好的新皇登基,謀害太子。

    太子身旁第一護衛生怕十常侍會斬草除根,一并害了阿九,便偷偷帶著阿九去找李牧,求他把這太子的唯一血脈給送出長安,找個地方躲藏起來。

    此等變動,卻是讓身為天魔的九千歲都預料不及,只能著急且憤怒的督促十常侍抓緊辦事,必須全力以赴,不惜任何代價的把阿九給抓回來。

    因為只有這樣,他胸膛的那把劍,才有機會能夠被拔出。

    浩然蕩魔玄劍除了天魔無法觸碰以外,還有一個非常致命的能力,那便是可以不斷瓦解天魔的身軀,衰弱天魔的力量。

    這也正是九千歲曾經能與仙人一戰,但現如今卻和秦月生只打了個不相上下的原因。

    便見九千歲雙翼一扇,兩道旋風瞬間形成,沿著地面朝秦月生襲來。

    宗師的象征,便是可以初步掌握天地之力,九千歲這輕易地一個舉動,卻是直接展示出了他那強大的對于天地之力的掌控能力。

    風、雨、雷、雪。

    具都是天地之力的一種控制手段。

    秦月生天火神刀一刀斬出,旋風瞬間就在火焰刀氣面前潰散,但這僅僅只是九千歲進攻前的一個小小起手手段罷了,當旋風潰散的瞬間,九千歲的身軀已經出現在了秦月生的眼前。

    以天魔身軀戰斗的他,速度真的快到了一個讓秦月生都想象不及的程度。

    砰!

    九千歲一記強力膝撞,秦月生反應也快,當即雙掌合疊擋出,與對方的膝蓋重重碰撞在了一起。

    便見秦月生瞬間倒飛出去,卻是在氣力方面上遠遠不敵天魔九千歲。

    不等秦月生反應,靠著翅膀飛行的九千歲便已經來到了他的頭頂上方,又是一記神龍擺尾。

    秦月生盡管以雙臂抵抗,但依舊還是控制不住的砸到了地面,砸出了一個凹坑。

    “你的神兵不錯,以后就都歸我了,現在先讓我送你上路吧。”九千歲伸手往口中一塞,就見他的喉嚨一陣鼓動,一根血紅色的長柄直接被他從嘴里給拔了出來。

    唰!

    隨著九千歲用力一拔,一柄有一人那么長的血紅偃月刀便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秦月生雙眼瞪大,此刀他卻是再了解不過了,正是曾經使用過無數次的天魔邪刃!

    不過九千歲手中的這把,明顯要比秦月生之前使用過的更加長,更加血紅,看起來檔次應該不處于同一個級別上。

    “斬!”九千歲雙手緊握刀柄,便是對著下方秦月生一刀用力劈去。

    一道血紅色的彎月刀芒瞬間爆發,以著無比鋒利之勢斬向秦月生所在。

    當刀芒出現的那刻,秦月生整個人全身的汗毛就紛紛忍不住豎立了起來,當真是令人感到毛骨悚然,全身繃緊。

    金鐘罩!

    一道金鐘在秦月生身邊浮現,然而金鐘持續都不出一息工夫,便被九千歲的天魔邪刃給從中斬成了兩半。

    金鐘碎裂,秦月生數把神兵齊齊舉起。

    砰!

    一聲鏗鳴,亦是一道氣浪爆發,朝著四面八方沖了出去。

    本就已化為廢墟的建筑碎石紛紛卷起,高飛散落。

    九千歲雙臂肌肉鼓起,壓著天魔邪刃不斷往秦月生臉龐壓下,那血紅色,有如晶石般的刀刃距離自己面部越來越近,饒是秦月生臉上也不禁滲出了幾滴冷汗。

    好在攝魂魔趕緊從他的懷中爬出,裹在秦月生手臂上化為了攝魂臂,有著攝魂臂的相助,秦月生頓感手頭上的壓力輕松了不少。

    九千歲看到攝魂魔的瞬間,表情卻是發生了輕微的變化,頗為詫異的道:“攝魂魔?你竟然還有這種東西。”

    秦月生可沒有工夫去回復他,當即攝魂臂一用力,直接便將天魔邪刃推了出去。

    龍騰劍法!

    一道白龍劍氣瞬間被秦月生揮出,頃刻便已撞上九千歲的下巴,然而天魔身軀極其強悍,被一式神功劍法擊中,九千歲連一步都沒有退,反而再次一刀對著秦月生劈了下去。

    眼見這種時候,秦月生腦海里突然間靈光一現,突然間伸出雙掌,就以空手接白刃精準夾住了九千歲的天魔邪刃。

    見此,九千歲不僅沒有感到驚訝,反而露出了不屑地笑容。

    被天魔邪刃傷了的凡人,不出幾息便會原地化為天魔,壓根沒有逆轉的可能,就算秦月生身為宗師,也不可能擋得住他的天魔邪刃。

    秦月生亦是露出了得逞的笑容,心里暗道一聲:“分解!”

    眨眼間,這把天魔邪刃瞬間消失于九千歲手中,幾塊紅色不規則晶體頓時掉落在了地面上。

    天魔邪刃,沒了。

    “什么!”面對著這突如其來的怪事,饒是九千歲也不禁發出了驚嚇般的聲音,他活了如此之久的歲月,依舊都未見過這種場面。

    天魔邪刃有多么堅硬,他這個打造者是非常清楚的,就算是宗師,也不可能做到在瞬息之間將天魔邪刃給破壞掉,這個九千歲非常有信心。

    但是現在,就在他的眼皮下底下,天魔邪刃竟然沒了?

    雖然九千歲自己沒看到是不是秦月生動的手,但此事多半跟這個凡人逃不脫干系。

    “你這是什么手段!”九千歲雙翼一展,飛起喝道。

    秦月生右腿一蹬,整個人亦是緊隨跟上,既然眼下九千歲沒了天魔邪刃,威脅性大減,那正是該自己反擊的時候了。

    秦月生一心只想消滅天魔,便不再顧及太多,直接就放出了自己的命星界域。

    九千歲只感覺天空當中突然一亮,他抬頭望去,那夜幕之下,竟緩緩浮現出一座矗立于云巔之上的宏偉仙宮。

    仙宮霞光萬丈,一道道紫色光柱照射大地,照耀的整座長安有如紫氣東來覆蓋全城,當真是人間仙跡、罕世難見。

    “天上城!莫非是仙人要下凡了!”

    “仙跡啊,這是仙跡!”

    一時間,皇城各處,還未睡的宮女、侍衛、太監紛紛下跪,以頭點地,匍匐在地面上瑟瑟發抖,根本就不敢過多動彈。

    九千歲渾身一顫,臉上竟然露出了恐懼:“他們怎么會在這個時候來了人間,這不可能啊。”

    秦月生卻是萬萬沒想到,自己的命星界域竟會把九千歲嚇成這樣。

    本已很震懾人心的仙宮當中,突然間雷聲大作,轟鳴不止。

    一個個身著鎧甲,手持長槍的天兵踩著祥云就從仙宮之內飛了出來,以橫縱隊列,將仙宮之上的四面八方都給圍了起來。

    一時間整座皇城的上空,都顯得人山人海,甚是壯觀。

    這便是秦月生的命星界域吸收了玄冥公的燈中世界后,所得到的一個全新能力,可以將命星之力幻化成秦月生構想的形態去對敵人發起攻勢。

    在這座仙宮之內,便是秦月生的主場。

    “給我進來。”踏著逍遙游天法進入仙宮,回身對著九千歲便是一招妙手乾坤,在仙宮中的秦月生各種武學威力都會得到一定的提升,九千歲面對提升后的妙手乾坤,竟脫逃無果,只得眼睜睜的被秦月生給拽進了仙宮當中。

    那些天兵當即上下沉浮,全方面的包圍了秦月生與九千歲所在位置,讓九千歲就算是想要逃跑都做不到。

    ……

    “皇上,皇上大事不妙了。”專門被十常侍派來照顧新皇的太監總管急匆匆地跑到新皇寢宮之外,拍著大門喊道。

    很多資格老的太監都知道這個新皇實際上就是被十常侍扶起來的傀儡,論實權能力都遠遠比不上上一任皇帝,故而對他的態度能夠很明顯的看出并不是很尊重。

    本來這種時辰,正是皇帝睡的最熟之時,被別人于熟睡當中喚醒,是個人都會感到憤怒,更何況皇帝。

    新皇剛剛睜眼,便見那老太監已自顧自的推開門,從門外跑了進來,大步并小步的就跑到了床榻旁邊,毫不忌諱的喊道:“皇上,大事不好了,今夜天上仙人下凡,就在長安。”

    新皇聽這話說的一頭霧水,都來不及細品其中意思,便被老太監一把抓起,從床上給拖了下來,強行朝著寢宮門外拽去。

    這些老太監都為無根門弟子,武道實力不弱,在一對一的情況下,對付皇帝這種人還不是輕輕松松的事情,很快當新帝走出寢宮時,他便明白這個老太監剛剛說的那番話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今夜的長安,可真是夢幻至極,那仙宮模樣,凡人就算是在夢中都見不到如此景色。

    一時間新皇的心里不禁生出了許多雜念,當皇帝又如何?

    他想要上去,他想要成仙。

    ……

    站在仙宮里的白色廣場上,秦月生將山鬼珠丟出,阿虎頓時就從里面跑了出來,化為天邪虎魄。

    斬龍劍、天邪虎魄、紫龍精木槍、天火神刀、眾生浮屠。

    在仙宮之內,秦月生整個人的氣勢瞬間就發生了變化,即使是九千歲也感覺到了一絲凝重。

    以他眼下的實力,還真不好說能不能打得過眼前這個身為宗師的凡人。

    想到這個,九千歲看著自己胸膛插著的那把浩然蕩魔玄劍就更感憤怒和憋屈了。

    若是沒有此劍多年來不斷的消耗著他的實力,堂堂一個天魔怎么會至于連一個凡人都打不過。

    九千歲都忘記自己當初來到凡間的時候,死在他手底下的宗師強者尸首不知道可以堆成山還是填平海了。

    然而現在……

    嗡嗡嗡!

    一屢屢幽綠色的霧氣從九千歲體內飄散而出,他的額頭處再度隆起兩個凸包,最后破開,長出了兩根新角。

    而在他背后,亦是有一對新翼破體而出,令九千歲化為四翼天魔。

    秦月生雖不知道這是什么情況,但也能想到九千歲必定是使出了什么壓箱底的手段,哪里會給對方安安心心準備的時候,瞬間一個寸步沖出,手中雙刀便揮砍除了天地七大限刀法。

    在命星界域的加持之下,天地七大限的威力可遠比秦月生平日里使用時的更強。

    崩山和烈火齊齊斬出,一股腦全部灌向了九千歲所在。

    “凡人!見識一下大天魔的力量。”九千歲一躍而出,竟頂著秦月生的攻勢逼近了他的身前。

    砰砰!

    在無視了層層山峰虛影和烈焰火海后,九千歲雙爪一把一個,緊緊抓住了天邪虎魄和天火神刀的刀刃,令秦月生無法再往前前進一步。

    但秦月生可并不是只有兩條手臂,眾生浮屠和斬龍劍當即朝著九千歲的身體刺去。

    “吼!”只見在剎那間,九千歲大張口,一道鬼面于他臉前浮現,發出了巨大的吼聲。

    一圈圈肉眼可見的音波擴散出去,震得秦月生只感覺頭昏眼花,眼前不免出現了一絲恍惚。

    咔!

    在九千歲用力的捏動之下,天火神刀表面上赫然就多出了數道裂痕。

    這時秦月生才明白,神兵并非無堅不摧的,當遇到了過于強大的力量時,就算是神兵都會被毀壞。

    隨著九千歲再次發勁,天火神刀終于是再無法承受住這股巨力,在秦月生的眼中豁然斷裂,變為了兩截。

    刀身被毀,原本燃燒著的火焰瞬間戛然而止,消失不見。

    九千歲單手一拍,將眾生浮屠和斬龍劍盡數拍開,隨即一把抓向秦月生胸口,欲以這一爪直接抓穿秦月生的胸膛,挖出他的心臟。

    但就是一瞬之間,秦月生胸口豁然浮現出一顆小赤陽,與九千歲的手掌緊緊接觸在了一起。

    小赤陽所蘊含的炙熱高溫瞬間就燙的九千歲手掌滋滋作響,甚是還飄起了道道青煙。

    “敢毀了我一把神兵,這得拿你的命來賠。”秦月生空閑的兩條手臂當即各托著一顆小赤陽猛力拍出,徑直往九千歲臉上砸去。

    九千歲試圖躲避,但秦月生早有預料,直接舍棄了天火神刀和紫龍精木槍,雙手一把抓住九千歲的手腕,使他無法躲開,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兩顆小赤陽一舉砸中了他的臉龐。

    妙書屋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hao123彩票网站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