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福妻滿滿 -> 福妻滿滿的最新章節目錄 -> 第301章 出差

第301章 出差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

    施施然離開了三房,福元圓輕車熟路地回到了海天院。

    上午到國公府的時候,就讓翡翠去了海天院跟沈氏說午膳留在海天院用,是以剛跨進海天院的院門,就聞到滿鼻子的熟悉香味。

    “滿滿,快過來。”

    步入膳廳,正陪在小元楓身邊看他吃東西的沈氏見到女兒,忙笑著招手,“娘讓秋姨做了你愛吃的菜,再有一會兒就可以用膳了。”

    福元圓笑嘻嘻地走到沈氏跟前坐下,弟弟福元楓現在是八個多月大,粉嘟嘟的臉蛋兒紅撲撲的惹人喜愛。

    他坐在一個竹制的高腳椅上,椅子前架設了長方形小桌板,桌板上放著木制的圓形小盤子。

    “娘,這是什么?”

    福元圓指著小盤子里的幾根手指般粗細長短的食物,好奇問道。

    福元楓正笨拙地抓起一根食物,努力往嘴里塞。

    沈氏笑道:“這是你秋姨專門為楓哥兒做的魚糕,楓哥兒最近有要長牙的趨向,讓他拿著磨牙兒吃正好。”

    像是回應沈氏的話一般,楓哥兒‘啊啊’地叫了兩聲,張開的嘴兒依稀可見牙齦上淡淡發白。

    沈氏忙指給福元圓看:“瞧,牙根兒冒出來了。”

    福元圓托著下巴,瞇起眼直笑:“好可愛的小牙兒。娘,長牙會不會不舒服?”

    沈氏頷首:“最近開始長牙,楓哥兒老喜歡拿東西放在嘴里頭去咬,前天夜里還有些微發熱,不過昨個兒這牙兒冒出來了,就好多了。”

    “咿咿呀呀!咿咿呀!”

    母女倆說著話,楓哥兒耐不住在旁邊用只有他自個兒聽得懂的話插著嘴,逗得母女倆直樂呵。

    “娘,上次滿滿請你幫忙留意的事兒,有沒有消息呀?”

    廚房上了午膳,母女倆移座到膳桌上邊吃邊聊。

    沈氏自然記得女兒叮囑過的事情:“滿滿說的是田姑娘的親事吧?娘有在打聽,但是還沒有尋摸到覺得合適的人家。”

    十八歲的姑娘家,想找一個尚未成親的小伙子真心不容易。

    按這年紀至少得比她大上一兩歲,而二十歲上下的好兒郎,沒成親的真不多。

    若要找個成過親的去做繼室,選擇面倒是廣了,也有不少達官貴人,就擔心田姑娘不愿意。

    福元圓聽沈氏一一分析下來,眉頭揪了揪:“娘,這不剛會試放榜么,要不從里頭選選有沒有身家清白,品性純良的人?”

    沈氏想了想:“若要從會試學子里找符合條件的人,怕是家境不會太好,田姑娘對這方面有要求嗎?”

    福元圓搖搖頭:“女兒問過了,她對家境沒有要求,只希望是個品行好的男子。”

    沈氏吁了口氣:“這倒是好辦,娘再給看看,回頭有消息了讓人給你傳信兒。”

    就在此時,舒三娘快步走了進來,盈盈福身道:“夫人,老爺回來了。”

    沈氏驀地一愣:“怎么這個時辰回來了?”

    舒三娘回稟道:“奴婢不知,聽說老爺一回來就去了書房收拾物事,讓人過來后院知會夫人,收拾幾件出門的行裝。”

    沈氏趕忙站起身,吩咐奶嬤嬤照顧楓哥兒,快步回了里屋張羅。

    “你爹這些日子忙得很,前段時間還忙得夜里宿在戶部,”沈氏一邊吩咐舒三娘等人拾撿衣裳,一邊給福元圓抱怨道,“這讓娘親收拾行裝,怕不就是要去哪兒公干呢。”

    福元圓眨眨眼,她倒是不曾聽秦澤提起戶部最近是否忙碌。

    “說是西南那邊有戰事,戶部要準備軍資,這軍資說要就要,著急火燎的,娘才知道戶部的事兒可都不容易辦。”

    沈氏直言不諱把福平遠最近忙碌的事情給福元圓講了,正說著福平遠大步流星走了進來。

    看見福元圓在里屋,先是一愣,隨后高興地揉揉女兒的頭發:“阿爹要出門辦事,滿滿要是得空多來陪陪你娘和弟弟。”

    福元圓自是答應著,就見福平遠根本沒仔細看沈氏收拾了什么,讓小廝拎著就往外跑了。

    臨行前把下人和女兒趕了出去,抱抱沈氏安撫道:“為夫可能要幾天才能回來,莫要擔心。”

    福平遠來去匆匆,讓用膳只用到一半的母女倆沒了繼續吃飯的心情。

    沈氏自是因為擔心福平遠,而福元圓則是為了安撫娘親。

    待到膳后陪著沈氏歇息下了,福元圓才啟程回返太子府。

    “娘娘,”銀寶辦好了福元圓吩咐的事情,候在韜正院前等她回來,“奴婢今天去了霓裳樓,跟艾娘子提了羅姑娘的事兒。”

    銀寶說的羅姑娘便是羅啟的妹妹,因為答應了常益德將羅姑娘從揚州城調來京城,福元圓便安排銀寶去和艾娘子溝通情況。

    “艾娘子說沒問題,”銀寶嘰嘰呱呱,“她還特地調了揚州城那邊的新進繡娘消息來看,說是揚州城霓裳樓對羅姑娘的考核成績不錯,來了京城后可以繼續研習,有機會成為正式繡娘。”

    福元圓聞言,頷首道:“你讓安順給常府送個消息過去,免得表哥記掛此事。”

    直到秦澤放衙回來,福元圓才知曉了輜重船失蹤之事。

    “既是無風無雨,好端端的船跟在船隊之后怎會不見了呢?”

    這里頭隱隱有陰謀的味道。

    秦澤其實也有考慮這種可能性,但并不確定:“輜重船消失的位置正好在三江交匯之處,據聞其中有幾處江灣時常會有漁船失事,所以沒法確定是不是輜重船出了事故。”

    “加上子夜時分,可視范圍并不廣,前頭的船在發現失聯前并未察覺過多異樣。”

    福元圓了然些許:“阿爹這次去是查探輜重船的下落?那邊會有官府協助嗎?”

    “當然會的,”秦澤點頭,“已經聯系三江交匯處的縣衙,讓他們鼎力協助征查此事。”

    “還得有熟悉水性熟悉錦江的漁民協助才行?”福元圓提出疑問。

    秦澤頷首:“說的不錯,恐怕要嘗試打撈看看是否是船觸礁沉了,也要看看是否被急涌沖到什么地方去了。總之,可能性多,事情不確定性大,岳父怕是會忙上好一段時間才能回來。”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hao123彩票网站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