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不二妃 -> 不二妃的最新章節目錄 -> 313 沒定親就好

313 沒定親就好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不二妃正文卷313沒定親就好“素懷。”溫氏從馬車里出來,遞給素懷一塊牛肉,“這些日子辛苦你了。”

    素懷擦了擦手才接下牛肉,笑道:“夫人客氣了,本就是職責所在。”

    “如果沒有你,我們如此趕路,怕是要病倒一大片。”溫氏搖搖頭,“對了,最近可有朝云的消息?”

    素懷一愣,也搖搖頭,“我只是個大夫,不管這些,要有消息,也是明堂主他們。”

    溫氏深深蹙眉,心情很復雜,“明堂主好幾天沒來見我了,說是有要事要處理。”

    “夫人放心,就算明堂主不在,咱們也很安全,有官兵隨行,又有山莊的人在,暗處也有人,不會出事的。”

    溫氏長嘆,“我不是擔心這個,好幾天沒有朝云的消息了,不知道她到哪里了。”

    “沒有消息就是好消息。”素懷也不知說什么了,以她的猜測,萬朝云早不知飛哪兒逍遙去了。

    溫氏見在素懷這兒了解不到什么情況,心里無奈,卻也不好發脾氣,便道:“你慢慢吃,有什么需要盡管跟我說。”

    “多謝夫人。”素懷禮貌道。

    溫氏拍拍素懷手臂,轉身便回了今日休息的帳篷。

    萬澈剛吃完干糧,打算走走消食,正好,傍晚時分,夕陽如畫,最適合在青山綠水之間漫步。

    “素懷那里可有消息?”他問。

    溫氏憂心忡忡的,滿臉心事,“沒有,你說,朝云不會私奔了吧?”

    “不能。”萬澈立刻擺手,“朝云雖然不羈些,但斷做不出私奔那種丑事來,你放心,等回京城,給她找門親事,成親后,她知道收心了。”

    “可我想了一路,也不知要選誰好。”溫氏拒絕陳謙成為自己女婿后,突然發現,不知該給女兒找什么樣的夫家。

    高門大戶吧,她擔心人家嫌棄她出身不夠高,而且沒有兄弟,無人撐腰,尤其是高門大戶斗來斗去,她不忍把女兒往火坑里推。

    寒門弟子吧,她又擔心人家是圖她女兒的錢財。

    “鈞哥兒還在就好了。”她喃喃自語,自己的侄子,也不擔心他會虧待女兒,更不擔心他圖銀子,可偏偏沒了。

    想起溫庭鈞,她開始抹淚,“年紀輕輕,也沒給溫家留個后,你說咱們家怎就如此凋零?”

    萬澈見妻子抹淚,步也不去散了,忙安慰,“夫人別哭,爹看見了又得傷心,過些日子,給大舅哥找門繼室,再生兩個。”

    “再生兩個?說的容易!再生兩個能給朝云做夫婿嗎?!”她不講理的怒道。

    萬澈忙點頭,“是是是,是為夫沒考慮周全,咱們別哭了,被爹看到,爹該傷心了,你也不想他老人家傷心難過,是不是?”

    “要不在溫家其他幾房給朝云找一個?”溫氏覺得,女兒的婚事必須提上日程了,不然年紀再大起來,就真的要撿別人挑剩下的了。

    萬澈點頭,萬事都依著她,“好,聽你的。”

    正說話,萬貴的聲音傳來,“老爺,李公公來了。”

    “李公公?”萬澈一時半會想不起這個人。

    “大殿下身邊的李公公。”萬貴補充。

    他這么一說,萬澈就懂了,他給溫氏拭去眼角淚水,才走出帳篷問:“人在哪兒?”

    “在二舅老爺處。”萬貴道。

    萬澈微微蹙眉,“難道發生了什么事?”

    他說罷抬腳就朝溫繼佑的帳篷走去。

    萬家的帳篷和溫家的帳篷是分開的,萬家以萬澈為首,溫家以溫繼佑為首,不過相隔不遠就是了。

    不多會,便看見溫繼佑的帳篷旁圍了好些人。

    溫家人見他過去,紛紛讓路,以前萬澈雖出身不高,但女兒爭氣,自己也爭氣,畢竟探花郎的分量也是很重的。

    人群分開,萬澈走過去,小李子第一眼就看見了,立刻行禮,“小的見過萬大人。”

    “李公公多禮了。”萬澈回禮,他只是個微不足道的小官,按理來說小李子不必如此多禮的,但他一直禮數周全。

    小李子站直,雙手朝京城的方向遙遙揖禮道:“萬大人,太子殿下讓小的向您跟夫人問好。”

    “太子殿下?”萬澈還不知林見深當了太子。

    “對,陛下已正式下旨冊立大殿下為太子。”小李子頗為得意,以后他就是太監總管了!

    幸好當年他沒跟王震一起坑害大殿下,不然怕是早成了護花泥。

    “意料之中。”萬澈道。

    “就算是太子的意思,我也不寫。”溫繼佑的聲音無比剛硬的傳來,“滿朝文武,哪一個不是科考上來的?既然當初能考中,就證明文采斐然,怎么?現在寫一篇檄文就寫不出來了?”

    “溫大人……”小李子無奈。

    “寫檄文?”萬澈還不清楚狀況。

    小李子抓住救命稻草般,立刻:,“萬大人,借一步說話。”

    人多口雜,他也不便多解釋。

    “好,請。”萬澈把人請進溫繼佑的帳篷。

    溫繼佑氣歸氣,但還是給萬澈面子,沒有趕人。

    進入帳篷,小李子立刻苦惱道:“萬大人,事情是這樣的,離國大兵壓境,陳大人的意思是,跟逆王聯手抗敵,可逆王不一定答應,所以殿下便想到寫檄文以曉天下,用民意,逼迫逆王出兵。”

    “可以啊。”萬澈也覺得這是個好辦法。

    “溫大人不肯寫啊!”小李子都要哭了,這位刺頭兒,他是半點辦法都沒有。

    “二哥為何不寫?”萬澈問。

    溫繼佑白了他一眼,沒好氣道:“我們翰林院只是區區編書的,哪里管得了朝政?不懂,不會寫。”

    萬澈:“……”

    合著,在生氣被貶?

    小李子給萬澈投去求助目光,萬澈跟溫繼佑不同,對朝廷忠心耿耿,不敢有任何怨言,斟酌了半響道:“逆王走了,陛下肯定會讓二哥你官復原職。”

    “不寫,我就編書。”溫繼佑冷笑,“做人得講道理,不能他說什么是什么,就算是皇帝,也不能隨心所欲,貶我的時候眼睛都不眨一下,哦,現在出事了,沒人可用了,就想起我來了,我有那么賤嗎?不寫,打死不寫。”

    小李子:“……”他算是見識到刺頭兒的厲害了,根本不怕死嘛。

    “二哥,那是太子的意思,也是陛下的意思。”萬澈提醒他,作為臣子,要聽命。

    然而,溫繼佑依舊回以冷笑,并且嘲諷的看向他,“也就你這種沒什么本事,需要別人提攜的才唯命是從,沒有氣節!”

    萬澈聞言,立刻也怒了,可以說他沒本事,但不能說他沒氣節,“哼!”他甩袖,“違抗皇命,陛下降罪下來,可別怪我不救你!”

    “你也救不了。”溫繼佑說罷往小床上一躺,閉上了雙眼。

    “不知好歹!”萬澈氣得撩開簾子就大步而去。

    小李子無語又無奈,想再勸溫繼佑,卻發現人家已經發出均勻的呼吸聲,擺明了是不想理他,他只好跟出來,追上萬澈,“萬大人,萬大人等等雜家。”

    萬澈到底不能真的不給小李子面子,他停下來,極其難看的面色也緩和了些,“李公公恕罪,庭鈞身死,我二舅哥心情不好,他不是故意違抗命令的,還請李公公在太子殿下面前替我二舅哥多美言兩句。”

    他心里雖然氣,卻到底不會真的不管溫繼佑。

    小李子突然就有點心疼他了,一個女兒無視太子殿下,一個舅哥違抗圣命,真是難啊。

    “萬大人放心,雜家不會亂說的,只是溫大人這樣,是抗命啊,抗命是大罪,還請萬大人想個法子,說服溫大人才是。”小李子只能寄希望于萬澈了,他覺得自己肯定說服不了溫繼佑。

    萬澈嘆了聲,“要是我女兒在就好了,她有的是法子。”

    小李子一愣,“萬姑娘沒跟著一起回來?”

    “在路上遇到打劫的,我們便分開走了。”萬澈解釋道。

    小李子點點頭,信了這個解釋,以萬朝云的身價,確實會引來土匪。

    “天色已晚,李公公,不如跟我一起返京?路上慢慢勸我二舅哥,相信他不是真的不管,總得給他個臺階下。”

    小李子覺得,萬姑娘身邊的人真的好神奇,作為臣子被貶不是常見事嗎?能被重新重用就要感恩戴德,他竟然還需要臺階?

    不過,他清楚萬朝云在林見深心里的地位,只要不謀反,溫繼佑再怎么要臺階,也不會被治罪,這就是有個好外甥女的好處呀!

    上頭有人,隨便作!

    “好,一切聽萬大人的。”他很懂事的應下。

    “來人啊,給李公公安排帳篷。”萬澈隨即吩咐。

    天,很快黑下來,大家趕路累了一天,夜幕下來后就熬不住了,連馬都困得躺下閉目養神,更何況人。

    小李子也疲累不堪,跟兩個御林軍擠在一個帳篷里,一覺睡到翌日天亮。

    天亮了,便要趕路,小李子也不好叫大部隊停下等他慢慢勸溫繼佑,便騎馬跟在萬澈身邊,時刻提醒他。

    “萬大人。”他喊了聲。

    萬澈立刻便明白了,不過昨日兩人才吵架,現在還沒和好呢,他也不好意思去勸。

    溫氏昨夜便知曉夫君和二哥又吵架了,聽到小李子的聲音從馬車里探出頭來,并遞給小李子一個雞蛋卷餅,“李公公,粗茶淡飯,還請你莫要嫌棄。”

    小李子一路走來都是吃的干糧,最好的也只是五味居糕點鋪的餅干,但餅干到底比不上主食,雞蛋餅里頭卷著肉和菜,好吃多了。

    “多謝夫人,在這山野之地,能有口吃的就已是不易了,哪里還敢嫌棄。”他接過便吃起來,卷餅是隨行大廚缺二兩親自做的,那味道,跟御廚也不相上下。

    美食下肚,心里的氣悶也散了不好。

    溫氏見他吃得開心,又從馬車里給他拿了灌昨夜熬了一宿的湯,“在外頭比不得在京里,食材不足,不過這三寶湯所需食材也不多,尚可入腹。”

    小李子也不客氣,光吃雞蛋卷餅,有些噎,喝口湯,能中和一下。

    接過,喝了一口,頓時眼睛亮了,如此美味,竟然只是尚可?萬府平日里吃的都是仙肴嗎?!

    正想大贊特贊,翠羅過來,手里也拿著一罐湯,“這雞肉質不夠鮮,不知平日里都是怎么喂的,還請老爺和夫人再將就幾日,到了京城就好了。”

    “荒野之地,有農家,能買到雞就不錯了,不講究那些。”萬澈很豁達道。

    小李子嘴角抽抽,突然覺得在宮里當差,好沒排面。

    “夫人,把鍋給奴婢,免得待會馬車顛簸,灑在車里。”她說罷道。

    溫氏聞言從馬車里取出一個砂鍋遞出去,還有幾個小陶罐,小李子忙一口氣把湯喝光,把自己手里的罐子也遞過去,同時心疼自己,明明是太子身邊最大的太監,吃的卻還沒一個丫頭精致。

    他太難了。

    馬車繼續,緩緩而動,翠羅把罐子簡單清洗后,放入裝鍋碗瓢盆的馬車,也上了屬于自己的馬車。

    “對了,李公公。”溫氏突然道。

    小李子立刻回應,“夫人請說。”

    “李公公,我記得太子殿下身邊有個伴讀,是吳王世子,他從書院回來了嗎?”

    “小王爺還在書院,不過快回來了。”小李子回答,如果跟著一道回來,怕是也死了。

    “小王爺定親了?”溫氏又問,她還記得之前吳王妃過壽,林蕭回京,曾上門尋過自己女兒,當時她便看出此少年喜歡自己女兒。

    只不過,那時她覺得林蕭身份太高,女兒嫁過去恐會被婆家瞧不起,便沒在意。

    但最近思來想去,也沒找到一個適合的女婿人選,溫家的公子們昨夜她也篩選過了,合適的竟都有了婚約,不合適的,她看不上。

    好在吳王和吳王妃人品不錯,淡泊和氣,吳王府也人口簡單,若嫁過去,溫家和萬家爭氣些,量他們王府也不敢怠慢自己的女兒。

    “尚未。”小李子道,之前吳王妃也想給兒子議親,但都被拒絕了,吳王妃又疼兒子,不忍逼迫他。

    溫氏聞言,頓時喜出望外,“沒定親就好,沒定親就好。”

    她連續說了兩個好,小李子人精般,豈能聽不出言外之意?

    頓時,他替自家殿下不值起來,萬姑娘不搭理他家殿下,就罷了!

    畢竟,被愛的都有恃無恐。

    可溫夫人怎還看上了吳王世子?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hao123彩票网站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