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快穿之專業打臉指南 -> 快穿之專業打臉指南的最新章節目錄 -> 第四百章 我就是個顏控42

第四百章 我就是個顏控42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定國公疼的全身直冒冷汗。

    他想喊叫,卻不知道怎么喊不出聲。

    他狠狠的瞪著許辛生。

    許辛生笑了笑。

    他的笑里帶了幾多嘲諷,還有說不出來的恨,眼眸深處藏著陰鷙,和在許寶兒跟前的時候溫暖的笑一點都不一樣。

    “你那位好夫人打的好主意呢,想著把我弄死了,定國公府的一切都是她和她兒子的了,卻沒想到他們先死了,這真是報應不爽啊。”

    定國公更恨。

    他越恨,許辛生越是高興。

    “如今呢,你也就只有我一個兒子了,不管我認不認你,將來定國公府的一切也都是我的,我現在只說失去了記憶,反正總是不認識你的,且等著你孤獨終老的時候,我便說恢復了記憶,回去繼承定國公府的一切,你說好是不好?”

    定國公心下大驚。

    他是知道的,許辛生既然說了出來,肯定是會這么做的。

    他心中有著說不出來的慌張恐懼。

    他想到將來他老了,動彈不得的時候,一個人躺在床上,身邊無兒無女是何等凄涼。

    這個時候的定國公是真的后悔了。

    他后悔早先沒有對許辛生好一點,如果他早知道幼子活不久,肯定不能由著那個女人去害許辛生的。

    “你,你不能這樣,我是你父親。”

    定國公弱弱的說了一句。

    只是許辛生一點都沒有念及什么父子親情:“父親又如何?你害我的時候可沒想著我是你兒子。”

    看著定國公如今像一條狗一樣臥在角落里,許辛生眼中掉下一滴淚來。

    他一抹眼睛,轉身就走。

    等許辛生進了屋,許寶兒趕緊問他:“送走了嗎?”

    許辛生對著許寶兒笑了笑,握著她的手拉她坐下:“送走了。”

    安寧看著許朋舉應該是有話要和許辛生說的,就起身告辭。

    安寧從許家出來的時候,遠遠的看到定國公府的馬車才剛駛離。

    她微微瞇了一下眼睛,不知道想到什么,突然間笑了起來。

    之后的一段時間里,安寧特別的忙。

    她忙著將蕭老爺帶來的原石解了,又尋了幾個好的工匠來制作首飾。

    另外,莊子里的田已經施好了肥,安寧就看著那些佃農育苗。

    這一忙就是好長時間,安寧也沒有再關注定國公府什么的。

    等安寧忙完了田里的事情,蕭元也回來了。

    同時帶來的還有蕭元院試又是案首的消息。

    蕭元這次真正弄了個小三元回來,讓蕭老爺和蕭太太歡喜不禁。

    又過了一個來月的時間,安寧才聽王春花說定國公不行了,定國公府的一些遠親都聚在定國公府里等著讓定國公挑出一人來繼承家產。

    可惜,這些遠親想的很美,但卻都白費了心機。

    在定國公彌留之際,許辛生回去了。

    許辛生裝做在外經過磨難,才恢復了記憶的樣子,在定國公床前痛哭失聲。

    定國公知道許辛生就是故意這樣做的。

    他氣的連吐了好幾口血。

    可是,他再憋氣,也只能捏著鼻子認了。

    他再恨許辛生,可許辛生也是他的親兒子,只要許辛生還在,他就不會讓那些旁枝得了他的家財。

    最后,定國公是叫許辛生給氣死的。

    許辛生也算是替他母親報了仇。

    在給定國公發喪之后,許辛生向朝庭上表要在清源守孝。

    這個時候正好邊關也無戰事,他守孝的請求很快就被上邊同意了。

    但是許辛生說是守孝,卻一絲一毫都沒有悲痛的樣子。

    他也沒有回定國公府居住,而是一直住在許家。

    定國公府里好幾代人積累的家財也叫他搬到了許家。

    原先許朋舉還給嚇到了呢。

    他想著既然許辛生回到了定國公府,想來是不愿意做上門女婿的,他原還指望和許辛生好好商量一下,將來他和許寶兒生的孩子有一個姓許便成。

    卻不想,許辛生是打定了主意做這上門女婿的,竟是把家財都帶了來。

    許朋舉也勸過許辛生,要他不要意氣用事,得恢復本來的姓名,另外,許辛生也該帶著許寶兒住回定國公府。

    但許辛生不同意。

    他倒是恢復了本來的名姓,卻一直不回定國公府,用他的話來說,是嫌那府里太臟了。

    一晃又是一年多的時間過去。

    蕭元又該參加鄉試了。

    原本安寧想著讓蕭元先緩一緩,再等三年參加鄉試,有這三年多的時間,蕭元能多讀些書,她還能指點蕭元提升一下寫文章的水平。

    可蕭元不愿意啊。

    他就想著早考早完,他也實在是有些不愿意再讀書了。

    蕭元的倔脾氣上來,安寧也拿他沒辦法,只好跟著他去了府城等著參加鄉試。

    同時跟來的還有蕭老爺和蕭太太。

    這一年多的時間里,蕭家的買賣已經鋪到了府城這邊。

    蕭老爺也專門在府城買了房子,這次舉家搬到府城,就是為著陪蕭元考試的。

    等搬來之后,蕭元開始閉門讀書,安寧卻開始在府城的大街小巷閑逛。

    蕭元讀了幾日書也有些坐不住,也想出去逛逛。

    安寧就和他逛了半上午街,逛的餓了,就直接進了蕭家新開的一家酒樓吃飯。

    他們才進酒樓,安寧就看到越重也進來了。

    她這才想起越重這回也是來參加鄉試的。

    看到越重,安寧想起一件事情來。

    前一世越重也是在這個點上來參加鄉試的。

    他那次之所以能夠考中舉人,還是因為何安寧運作得當的關系。

    那一世何安寧嫁到越家之后就拿著自己的嫁妝買了幾個鋪子,她親自做起了買賣。

    后頭買賣做的大了,自然也需要一些消息。

    何安寧是個聰明的姑娘,她在府城弄了幾個鋪子,專門就是想要打聽消息的。

    她在那個時候得到一個重要的消息,后頭好好運作了一番,越重輕而易舉的中了舉人。

    安寧想到這件事情,再看看蕭元,勾唇淺笑。

    蕭元握住安寧的手:“笑什么呢?”

    安寧低頭:“沒笑什么,就是看相公長的好看,心里歡喜。”

    蕭元一聽這話樂了:“你要喜歡就多看一會兒,我不收錢的。”

    這倆人邊說邊笑,眼中情意纏綿,卻是深深刺痛了越重的心。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hao123彩票网站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