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我的佛系田園 -> 我的佛系田園的最新章節目錄 -> 第276回(第三更)

第276回(第三更)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農伯年很早就懷疑羅小妹是重生的,當她出現在西環市那座橋上面的時候。

    那一天發生的事,羅天佑記憶深刻。

    在寧靜的午后,天氣一如以往的晴朗,眾人渾然不知,正有一場滅頂之災向他們逼近。

    朋友陳雄一如既往的討好校花,出盡洋相。為討校花歡心,陳雄不顧一切跳河救狗,然后在河里撲騰掙扎。少年羅天佑見狀不妙,趕緊跳下去救人。

    結果被陳雄纏住,差點同歸于盡。

    是一位民警救了他,可到最后,對方死了,陳雄也死了。

    兩條鮮活的生命在他眼前消失,那一刻,羅天佑的世界一片灰蒙蒙的。他渾渾噩噩地跟隨大家去了醫院,沒多久,便看到媽媽牽著小妹急忙忙地跑來……

    對,是羅媽媽帶著羅小妹匆匆趕到醫院。

    羅天佑說過,當時看到老媽和討人厭的小妹,對茫然無措的自己猶如救命稻草。

    意味著,羅小妹當年一直呆在媽媽身邊,不在橋頭。但今世的她出現在橋上,還差點被人販子拐走。

    另外,羅小妹出生自帶石頭,和小時候發了一場高燒燒壞腦子的事,成年后的羅天佑將之當成一樁親身經歷的奇聞跟農伯年提過一回。

    無聊的時間,無聊的兩人,不約而同地提起各自難忘的往事。

    羅媽媽忘了,其實她和丈夫曾經在兒子面前提過,說羅小妹發燒燒壞腦是一件相當幸運的事。

    因為她能看到一些旁人看不到的東西,直到燒壞腦子才恢復正常。

    但今世,羅小妹不僅沒有燒壞腦子,在天真無邪的好友口中得知,那雙眼睛導致羅小妹救人會遭到反噬。

    也就是說,即便她是重生,依舊沒什么作用。

    她太小了,拎起來就像一只縮起四肢的小貓咪,奶兇奶兇的。萌起來連自己都保護不了,如何改變她哥以及全家人的命運?

    跟他的重生完全不一樣,另外,他死的時候沒有一百多歲——

    “沒有?不可能啊。”瞅著面前的年哥,羅青羽左看右看,“沒變化。”

    莫非跟田甜一樣,在他來羅家之前,壽數就變了?

    ……不太可能吧?

    重生人士的命數多半會脫離前世的范疇,有變化不奇怪。重來一次的人生,誰不想做出有利于自己的改變?不能一有變化就以為是她的功勞。

    那種想法,未免狂妄了些。

    “今生命運有變,壽命自然不同。”農伯年并未多想,繼續回憶死前發生的一幕,“記得那天晚上,我在農場散步,然后接到醫院的電話,說你死了……”

    聽到這個消息,他黯然神傷,下意識地抬頭看一看晴朗的夜空。

    在古代,有星相術士常把天上的星星和人類的性命拴在一起,比如一個朝代的終結,天上會顯示帝星落。意思是地面死一個人,天上就會落一枚星星。

    ……特么的,這傳說竟然是真的!!!

    抬頭看了一陣子,果然看到一枚亮晶晶的光點越來越大,越來越大。他立馬意識到那是一枚沖著自己來的隕石,轉身就逃,可惜死神不肯放過他。

    身后一記重擊,眼前瞬間陷入黑暗。

    待他醒來,已是一名回到6歲的男娃子……

    “神話傳說怎么能當真?”羅青羽心虛地抹一把臉,砸死他的肯定不是她那顆,“哎?也就是說,你跟我同一天死?”

    至于為嘛他是重返童年,她是重返嬰孩時期,這得問老天爺。世界之大,無奇不有,每個人的死法不同,復活的方式不同并不奇怪。

    農伯年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嘖嘖嘖,”羅青羽感慨了,“那咱們得慶祝一下,今晚吃麻辣燙?”

    麻辣燙?農伯年無語了,在百忙中抽空瞅她一眼,“麻辣燙算什么慶祝大餐?你就算不念前世我掏錢給你住院,至少看在我剛剛病好,給我做頓好的吧?”

    不奢望她做一頓浪漫的西式晚餐,起碼做一頓三肉兩菜一湯吧?有拿手好菜不做,吃什么麻辣燙?讓羅叔、寧姨知道她的待客方式,非教訓她不可。

    “麻辣燙有什么不好?有肉有菜,營養均衡。你吃清淡的,我吃麻辣的。”

    “……聽起來像火鍋。”還是鴛鴦鍋。

    “多元化是我們的民族特色,你不能草率地給它一個僵化的定義。”

    火鍋可以吃成麻辣燙,麻辣燙也能吃成火鍋,好吃就行。她已經準備好食材,臨時變卦是對食物的不尊重。

    她的地盤聽她的,抗議無效。

    “……”

    好男不跟女斗,她愛咋咋滴,農伯年不再作無謂的掙扎,“我要在這里住幾天,方不方便?”

    “有什么不方便的?你愛住多久住多久。”正說著,羅青羽的手機響了,屋里的固話也響了,“我接個電話。”

    說著便起身離開,一邊接電話一邊回前廳。

    手機電話是封婷打來的,說好友趙司敏求了她好久,想正經式跟羅小妹來一次面談。就一次,談不攏還可以交個朋友,不勉強。

    “……她拜托你們村長往山里打了好多通電話,沒人接。”封婷說,“你看在我的面上見她一次吧啊,能不能合作,你根據實際情況做決定,不必顧慮我。”

    另外,姓趙的今天又來了,估計很快就到山下。

    羅青羽“……”

    固話里確實有未接來電顯示,不巧,那段時間她在青臺市或者在回來的路上,沒人在家。等回來再打給村長時,方知姓趙的來過,還留下電話請她回撥。

    她沒撥,拒絕的態度十分明顯,希望對方知難而退。但可惜,對方不是輕易妥協的人。

    “喂?你好?”掛了封婷的電話,羅青羽回屋里接聽固話,“趙小姐?”

    不錯,正是那位趙小姐,速度挺快的,她已經來到山下的鐵門口,希望跟羅小妹面談一次。

    唉,看來這部固定電話該注銷了,不然老有外鄉人找村長要電話。村里的人都比較熱情,得知有人找羅家,怕耽誤事,總會第一時間通知山里的羅家。

    既給村里的人添事,自己也麻煩,索性注銷得了。反正過段時間她要進城,到時順便把這事辦了。

    “年哥,我出去一下,屋里再有電話響你不用理它。”羅青羽揚聲交代,徑自出了院子。

    無事掛心頭,出去練練口才也好,看看對方有啥本事說服她。

    “好。”農伯年頭也不抬,對她相當的放心。

    前夫的事她已有心理準備,論武力,世間能贏她的人估計不多。論用藥……他拿起手機,打開枯木嶺山邊的監控系統看了看。

    鐵圍欄的門口處停著一輛車,有兩位職場女性在等她。

    他把手機側放一旁,方便自己抬眸可見,然后繼續工作。

    8.。.8.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hao123彩票网站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