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衣手遮天 -> 衣手遮天的最新章節目錄 -> 第二三一章 擊中弱點

第二三一章 擊中弱點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

    謝景衣聞言點了點頭,“我家大姐姐出嫁,多虧了劉夫人勞心。我姓謝行三,聽說這廟靈驗得很,有心一拜,只是這階梯太長,令人發憷,所以又猶豫了些。”

    劉小娘子一聽頓時樂了,“我在家也行三。謝家,莫非是永平侯謝家?我若是沒有記錯的話,你家哥哥不是方才考中了探花么?你還來求什么?我那雙生的哥哥今年落榜了。”

    “我阿娘的一張嘴噠噠噠個沒完,我們是來這里躲清靜,順便來祈福的,昨兒個便來了,這山路看著陡峭,其實一點兒也不累人。我上前引路,你且隨我來。”

    謝景衣聽著,對她頓時心生好感。

    這劉小娘子倒是得了她母親的真傳,一點兒都不怕生。

    “我大兄雖然中了,但是姐夫落榜了。阿姐有心尋個靈驗的地方,給姐夫祈福。我前兒個日子,聽劉學士府的……哎呀,說起來你們都姓劉,莫不是本家?”

    劉小娘子搖了搖頭,“忘了說了,我叫劉三喜,你說的是劉羽恩吧,嘿嘿,她原是要進宮的,前些日子她那丫鬟不是殺了人么?這不進不了宮了,在家哭了好幾日呢!我聽說,被子都哭濕了。”

    謝景衣有些汗顏,你是趴在她床底下嗎?知道得這么清楚?

    劉三喜說著,健步如飛,“劉羽恩還沒有吹完呢,真夠可以的,不就是三年前,她來這里給她表兄霍公子祈福了,然后霍公子中了探花么?逢人就說靈驗靈驗,照我說啊,那是人霍公子本事大!”

    “霍公子他阿娘,還尋我阿娘給他做媒,想說劉羽恩。劉羽恩心比天高,這下好了吧……她也就能在你們這些初來京城,不曉得情況的人面前吹了!”

    謝景衣“啊”了一聲,見劉三喜面上泛春,心中不僅感嘆一聲,原來霍清修擱外頭還有風流債呢!這劉三喜明擺著對霍清修不一般啊!

    劉三喜自覺交淺言深,說得有些過火,扭過頭來,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我就這么一說,你別往心里去。”

    謝景衣同她并肩而行,不知不覺的便上到了半山腰,“哪里的話,我本就是來試試,靈則好,不靈也是心意。你說得沒有錯,考不考得中,還是要看他們自己個的。”

    劉三喜見她乖巧,不像是多話之人,松了口氣,“可不是。你這個人,好生奇怪,我瞧著你就親切,像是認識了多年的阿妹一樣,恨不得什么都同你說。”

    雖然話是如此,但劉三喜之后一路上,便再也不提劉羽恩三個字了。

    謝景衣也不強求,隨著她一道兒上了山頂。

    這土地廟修得極好,香火鼎盛。放眼望去,來這里的,明顯都是跟著家人一道兒來祈福的讀書人。有不少人,都瞧著無精打采的,顯然是今年科舉落榜了。

    “我要去尋我哥哥了,就此別過,若是你在這里過夜,可以去后面的地字齋三號院尋我玩兒。”劉三喜說著,像謝景衣道了別,雖隨著一個迎接她的婆子而去。

    謝景衣看著她的背影,瞇了瞇眼睛,又看了看那婆子,朝著人群中走去。

    人非常多,求神拜佛的人,排著長長的隊,烈日照耀下來,頗有一種荒誕之感。謝景衣透過帷冪,仔細地觀察著四周,只見那婆子領著劉三喜,進了一旁的偏殿。

    她這一看,才發現了古怪之處,這廟分三殿,大殿與別處無異,供的乃是土地公,右殿供著一位神像,看排隊的人來看,應該是求子的。

    而左殿,也就是劉三喜進的那一邊,則顯得有些詭異起來。這神像看上去同右邊的幾乎是一模一樣的,但仔細看,她的身上纏了一些細細的荊條。

    這種情況,謝景衣曾經見過。

    她想著,嘆了口氣,她大致明白,徐子新是如何死的了。

    隊伍快速的向前移動著,謝景衣跟著人流走,不一會兒便看到劉三喜從一旁的偏殿里走了出去,她的臉色有些蒼白,看上去有些沒精打采的。

    太陽光照在她的臉上,竟然讓她顯得有幾分孱弱起來,她抬起手來,遮了遮天上的太陽光,咬了咬嘴唇,快步的離開了。

    謝景衣垂下眸來,從人群中走了出來,快步的出了山神廟,朝著山下行去。

    沒有行幾步,就瞧見坐在一旁青石板上發愣的劉三喜。

    謝景衣遲疑了片刻,從袖袋里掏出一塊松子糖,遞給了她,“吶,請你吃糖。”

    劉三喜看了看她手心的糖,眼淚唰的一下就流出來了。

    她抬起手,擦了擦眼睛,“謝謝,你早些回去罷,劉羽恩是騙子,這里的菩薩一點都不靈的。以后不要來了。”

    謝景衣的手又遞了遞,“請你吃糖,你們家已經是京城最有福氣的人家了。考不中的人十之八九,劉三哥有爹有娘,有對他如此盡心的阿妹,也很有福氣。”

    劉三喜一愣,等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只能夠看到謝景衣的背影了。

    主仆二人上了馬車,忍冬方才好奇的問道,“小娘怎么又不拜神了,還同劉小娘子說那些?”

    謝景衣嘆了口氣,“劉三喜若是不收住了,八成又是下一個徐子新。你求神的時候,可曾經說過,嗯,如果實現我這個愿望,那我愿意茹素多久三個月……譬如此類的話?”

    忍冬點了點頭,“那是自然,很多人都這么說。夫人原本不也想吃素么?小娘離不得肉,她便罷了。”

    “那如果是,實現我這個愿望,我愿意短幾年陽壽呢?”

    忍冬一驚,隨即又說道,“既然能夠有這樣的想法,那一定是非實現不可的愿望,若真能實現,那也未嘗不可。”

    謝景衣用手敲了敲馬車壁,咚咚咚的,敲到了忍冬的心里。

    “對吧,人總有特別想要的東西,一開始你讓她讓出一分,她忍痛同意了。第二次你讓她讓出三分,她咬咬牙也同意了……不知不覺的,十分便一分都不剩了。”

    在這土地廟里,絕對有心懷鬼胎的人,專門哄騙那些單純無知的小娘子,來實現自己的目的。

    劉羽恩,徐子新,劉三喜,還有那個到如今都不知道是何人的無名女子,都是局中人。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hao123彩票网站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