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農家嬌女 -> 農家嬌女的最新章節目錄 -> 第三百二十二章 勸,還是不勸

第三百二十二章 勸,還是不勸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

    夏離冷笑道,“看看你娘給你的丫頭,先是尋眉,后是尋月,沒一個省心。”

    葉風氣道,“何止是不省心,是惡心。我明天會跟我爹娘說道說道。”

    把他爹都拉了進去,他真的有些生氣了。一個惡毒,一個不要臉,他娘給他的都是些什么人啊。她只知道能為她所用,就不想想被她所用了,對他不一定是好事。

    把葉風勸好,夏離又去了西跨院。這邊鬧這么大的動靜,怕把夏聚嚇著。

    夏離一進去,華嬤嬤就說道,“大奶奶,舅爺嚇著了。奴才怎么勸,他都不肯歇息呢。”

    夏聚披著衣裳坐在床上,眼睛瞪得老大,一臉的愁容。見夏離來了,仔細看了她的臉,問道,“姐姐,我聽見姐夫罵人了,你跟他打架了嗎?”

    夏離坐在他旁邊笑道,“沒有,你姐夫不敢打姐姐的。是丫頭不懂規矩,教訓了她。姐剛才去二妮那里了,才回來。乖,快睡吧,姐姐在這里陪你。”

    夏聚見姐姐不像挨打的樣子,才放了心。姐姐已經好久沒陪他睡覺了,他極開心,趕緊躺下鉆進被窩里。他閉著眼睛笑,笑著笑著,就睡著了。

    夏離俯下身親了親他漂亮的小臉,嘆了口氣,才走出去。

    天上新月如鉤,已經子時了。

    大皇子這一役打贏了,邱繼禮也快回來了。他回來,認下夏離和夏聚,夏離不用回邱家,可夏聚必須要回去。哪怕邱繼禮能夠保證夏聚的安全,夏離也舍不得這個弟弟。這么久的相處,夏聚是她的弟弟,更像她的兒子……

    回到東側屋,看見葉風還倚在床頭看書。

    夏離嗔道,“都這么晚了,怎么還不睡覺?”

    葉風笑道,“等你呀。把間諜抓起來了,咱們是不是該慶賀慶賀?”

    第二天,葉風起的比平時早一些。上衙前專門去了趟前院,看著人打了尋月十板子才走。

    早飯后,夏離去給和安請安。

    和安的臉色不太好看,問道,“尋月做了什么沒規矩的事,居然把她打了十板子攆出去?”

    她不知道具體情況,只是聽婆子說沒規矩,卻不知道怎么沒規矩,說明隨院那幾個知道內情的丫頭沒有誰先跑來這里告狀。

    夏離說道,“昨天晚上我表妹摔傷,我去她那里看她。回來的時候,看到尋月正被婆子拖出院子。大爺說,尋月不守規矩,居然趁大爺醉酒爬床。大爺還有一絲清明,把她打了出去……”

    和安沒想到尋月敢去抓床。當初她安排尋影和尋眉去湘山府服侍葉風,那是真的想讓她們爬床,想著用她們勾起兒子對女人的興趣,最好能為兒子懷個種。而這次把尋月派去,就是想多知道兒子和夏氏的一些情況,卻沒想到那死丫頭會做那不要臉的事。而且,這個夏氏還把“爬床”說得這么明白。婆婆給的丫頭,也沒說先稟報婆婆再攆人。

    和安嘴上還是罵道,“作死的丫頭,該打,怎么不打死。”

    夏離沒吱聲,一臉無辜地坐著發呆。葉風處置人的時候她不在,她也沒法子。

    等到葉嵐來了以后,一起去了福壽堂。

    趙氏和葉真已經在那里了,趙氏正興味盎然地跟老太君說著什么。

    老太君皺眉問夏離道,“聽說你們隨院昨晚上鬧得雞飛狗跳,今天一大早,風兒又讓人去打了一個丫頭板子?”

    夏離把跟和安的話重新講了一遍。

    趙氏最恨丫頭爬床,聽了后罵道,“打得好,十板子都少了,應該多打些,打得她走不了路,看以后還怎么狐媚子。”

    老太太對和安說道,“風兒做得對,就是要打得那些有非份之想的丫頭再不敢起壞心思。哼,才處置了尋眉那家人,又冒出個不要臉的賤婢。”

    和安紅著臉說道,“都怪兒媳失察,把那樣的人放去了隨院。”

    老太太道,“也怪不得你。家里那么多人,你怎么能把他們的心思都摸透。”

    和安又道,“等過些日子,我就把有些事交給風兒媳婦,我也該歇歇了。”

    老太太知道夏離還有重要事辦,說道,“風兒媳婦還是太小了些,又不熟悉京城,再等等吧。”

    和安去了內院議事堂。她還是氣不過,自己給的人,被兒子如此打發走,兒媳也不說勸一勸……呃,兒媳正好不在。

    她有些狐疑,怎么正好昨天葉風喝多了,夏二妮就摔著了,尋月爬床,夏氏正好不在……

    她讓丫頭水萍拿些三七等補藥送給夏二妮,再看看她還需不需要請大夫。

    水萍回來說,那位表姑奶奶摔得有些嚴重,左臉大半都摔青了,手也流了好多血,大奶奶已經讓人給她請了大夫……

    和安聽了,方不再言語。

    晚上,葉國公把下人遣退,也說了和安幾句,讓她少管兒子的事,看看她給兒子的都是些什么丫頭,不要再把兒子越推越遠,等等。

    和安氣得流了淚,委屈道,“你們都說他早慧,他倒是早慧了,可從小就不聽話,當娘的關心關心他,怎么就把他推遠了……還有他的小媳婦,也不說勸著男人些。”

    葉國公一看和安生氣了,態度又好了起來。笑道,“夫人怎么知道兒媳沒勸?自從風兒娶了這個小媳婦,脾氣比原來溫和多了,這就說明兒媳勸了。”

    和安心里更不爽,氣道,“我們那個兒子,寧可聽媳婦的,也不聽老娘的。”

    葉國公調侃道,“那夫人是想讓兒媳勸,還是不勸?”

    和安也覺得自己說話前后矛盾,笑起來。

    葉國公又說道,“兒子早慧,能干,這是好事。除了太宗打天下的時候出過幾個軍事天才,還有就是楊凡老將軍,其他的誰能做到二十三歲就把別人剿不了的土匪都剿了,還當上了從二品大員?凡事有利有弊,能干的人,都有自己的主見,都不可能太恭順。你是想要個能干的兒子,還是想要個聽話卻沒本事的兒子?而且,兒子這樣,找個穩妥的媳婦是福。”

    而隨院里卻是歡歌笑語。

    應葉風的要求,夏離又給他唱了一遍那首歌。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hao123彩票网站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