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我全家都是穿來的 -> 我全家都是穿來的的最新章節目錄 -> 第三百一十六章 咋的啦(二更)

第三百一十六章 咋的啦(二更)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宋福生也沒想到,上面來的打狼隊,非要吃住在他們這里,是因為陸畔對副尉說到了那里,找一個叫宋福生的,他就會安排明白。盡快辦完歸隊。

    這得是多相信宋福生的統籌能力。

    可宋福生此時只覺得,哎呀,煩透了。

    點著桌子道

    “上面提了,這個打狼隊,要來咱們這里住。

    來一百人左右。

    情況就是這么個情況。”

    他說完,示意舉手的二哥講話。

    宋福喜“來一百人,我得打多少洗臉盆和水桶?”

    宋福生擺擺手,示意知道了,一會兒就告訴你。

    又指向郭老大,示意可以講話。

    郭老大“福生,他們來多少匹馬?小紅的屋子還沒拾掇出來,咱們的東西太多,幾頭牛就占了一屋子。”

    宋福生點頭,告訴大家

    “所以,我才給存的炭賣了些。

    剩下的,再好好堆一堆,放的規整些。

    將以前存炭和存柴火的屋子倒出來吧。

    柴火就用油紙布蓋上,先放在外面。

    他們應是呆不了幾日,等他們走了,再挪回來。”

    二哥宋福喜,真想再次舉手。合著,不光水桶,他還需要做馬槽子?聽聽,那些人竟帶著馬來。

    高屠戶舉手問“福生,要是給他們再搭一個茅廁,是刨深坑還是淺坑,搭在哪?”

    就在這時,宋阿爺也忽然顫顫巍巍地舉起了手。

    宋福生扭頭看一眼阿爺,又扭頭看一眼“您老先說吧。”

    “福生,咱大家伙也沒想打狼啊。”

    馬老太也在下面撇嘴,心想誰道了?一個個好像腦袋不好使。又沒咬咱們的人,咱們費勁招待什么打狼隊呢。

    宋阿爺繼續道“他們過來給狼打沒了,往后就沒有狼來了,那咱們去哪弄狼皮啊?”

    說這話時,摸了摸腰間藏的五十兩銀票。

    大伙也一下子反應過來了

    “是啊,往后就沒有賣狼皮的收入了。

    咱賣那么些蒜黃,也沒掙多少,狼皮可是一筆不小的錢,不能舍嘍。

    他們給狼都打死了,往后咱們打啥呀?”

    宋福生扶額,這幫人才是真真正正地詮釋了耗子給貓當三陪,掙錢不要命了。

    宋福生拍了拍桌子,無奈道

    “打什么狼啊,打狼。

    開水沒給你們燙熟了?屁股沒給你們咬掉了?心沒給你們掏出來嚼吧?是不是就好了傷疤忘了疼?

    我看你們是又忘了咱們是什么人啦。

    怎么逃個荒,就給大家逃成這樣了。

    咱們以前,可是正經過日子人家,眼下也要過正經人家該過的日子,怎么能時不時就想用命搏錢?”

    大伙不吱聲了那倒是,他們是正經人。

    宋福生語重心長,又特意和阿爺說

    “甭管咱們樂不樂意,這是上面交給咱們的任務。

    而且,咱們接待好了,不一定能得夸。

    咱們要是接待不好,就不是里正不里正的事了,他那個官算個么,是縣令和縣丞會對咱們很不滿。”

    宋阿爺一臉疑惑“我尋思咱都認識上小將軍了,他們算個鳥。”

    “阿爺,你以為縣令和縣丞不曉得這事嗎?

    陸公子來,前腳一走,后腳就傳遍。

    也正因為咱們認識陸公子,才要更好地做這個事兒。

    因為咱們不能讓陸公子丟臉。

    別人說咱們啥也不是,不要緊,但是會先講究他,會說他認識的這是啥人啊。”

    宋阿爺立刻鄭重了起來,對著桌子敲煙袋鍋“都給我仔細聽著福生講話,不行嬉皮笑臉。咱們可以不要臉,但絕對不能讓小將軍丟臉。”

    馬老太也在下面變了臉色道“你們這些掙工分的,聽明白沒有?讓干么就干么,別丟了丑,我還得跟你們吃掛嘮。”

    大郎無奈道“奶。”

    王忠玉也說“大娘,你看你這話嘮的。”

    齊婆子她老頭子嘀咕說“就是,咱大伙不是一家人嘛。怎的就分你們俺們了。”

    齊婆子先翻臉“誰和你是一家人?俺們是烤爐房這頭的,別影響俺們買賣。”

    “噯?你這婆娘,你和我不是一家人?”老頭子摘棉鞋要嚇唬婆娘。

    齊婆子“噯?你個老頭子,我一把歲數了,像毛驢子似的日日雪里走,你敢打我?回頭開春我自個起房子,我還不和你過了呢。”

    大伙立即哄笑了起來。

    有人笑著說“掙錢的老太太就是不一樣。”

    也有老頭子嘲笑齊婆子男人“老哥,你這不行啊,婆娘要管不住了。”

    齊婆子幾個兒子說“爹,娘,別鬧了,說的跟真事似的,咱家眼下起一棟房子都費勁。”

    宋阿爺叼著煙袋鍋子瞧熱鬧“呵呵,呵呵。”

    宋福生聽著身旁阿爺的憨笑聲,更心累

    “聽我說,聽我說,開會哪。

    從西頭開始數,我念到名字的,必須給屋子空出來。

    你們這些家,房子大,先借人住住。

    東西能堆到別人家的,盡量拿到別人家。

    郭家,阿爺您家,大伯您家,娘,你家,以及宋二伯娘家。”

    一聽從西面要把頭開始數,沒等念到名字,其實這幾家心里就有數了。

    紛紛點頭“中中中。”

    “搬走了不代表不燒炕,你們幾家還得給燒熱乎嘍。”

    “中中中。”

    “至于你們最近幾日要住到誰家,我不管,也安排不起。都私下商量去,去各家擠擠。挺幾日,他們走了就好了,好不好?”

    “中中中。”

    “三兒,我就去你家了。”馬老太道。

    宋福財宋福喜哥倆“娘,那我們呢。”

    “我哪曉得你們去哪,愛去哪去哪。”

    總之,各家塞一塞。

    李秀家塞的全是蛋糕房的同事,外加一個朱氏,一屋子女人。

    王婆子家是塞了好些個孩子。

    宋福生大伯一家,去田喜發家擠一擠,

    郭老大家兩個半大小子,加上大郎二郎,去和四壯牛掌柜擠。

    宋富貴家負責安頓宋二伯娘一家,擠不下的,又去別家,女的一鋪炕,男的一鋪炕。

    馬老太和錢佩英、宋茯苓、米壽、宋金寶,是擠在宋茯苓的那鋪炕上。

    錢佩英和宋福生的那鋪炕,有宋阿爺,宋阿爺的大兒子、宋福財、宋福喜、以及郭老大和郭老二。

    擠一擠,將就著,倒是全塞下了。

    第二日,就在高屠戶給大兵們刨茅坑、搭茅房,宋福喜帶著幾人在做臉盆,幾個婦女在做歡迎橫幅時,從村口開始就響起了鑼聲。

    只看兩名官差,一路走,一路敲,直敲到任家村祠堂門口,啪的一聲,將告示貼上了。

    且喊話,讓全村人,務必都過來。

    任族長的三兒子,喜滋滋地跑到河這邊通知。

    宋阿爺拄著棍,一臉期待“走,我也得去瞧瞧熱鬧。”

    此時大白胖娘們瞪著告示,吐掉嘴里的黃豆皮,好信兒湊上前問“官爺,那上面寫的啥呀?”

    寫的什么啊。

    一句話總結,你們村以前的里正,任公信,下來了。

    。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hao123彩票网站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