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金粉 -> 金粉的最新章節目錄 -> 第242章 會改變的

第242章 會改變的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李南風與李摯都不再出聲了。

    李夫人的性子他們又不是不知道,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這也不是他們說怎么樣就能改變得了的事情。

    看著金嬤嬤,她索性道“那胡宗元進織造局,并且還押船進京,這所有事嬤嬤都是知道的了?”

    這話問的隱晦,金嬤嬤還是吃了一驚,對付胡宗元的事情按理說不可能泄露,沒想到他們還是知道了。

    她沒有做聲。

    但她沒否認就已經是有了態度。

    一切得到證實,也就不難理解了,胡氏搶奪了太妃的嫁妝,李夫人怎么能不要回來呢?

    但她不想把自己的過去太多地暴露于人前,所以干脆誰也不告訴。

    在外人看來,世家小姐,皇室郡主,太師夫人,這樣的身份光環多么耀眼,但在李夫人的心里,她也許依舊是忐忑的。

    她親手抓取的幸福和榮耀來得太不容易,所以即使她有了自己的家人,丈夫兒女都出色,也仍然不能讓她放松。

    李南風自己也經歷過彷徨艱難的一段,但她和李夫人還是不一樣,她擁有的更多,因而她也有底氣得多,李夫人需得步步為營,她卻能舉起大刀所向披靡。

    前世李存睿過世后她也許覺得天塌了吧,不是日子沒法過了,而是那個她默默無言守著的伙伴不見了,她沒有了支柱。

    當然這只是她的猜想,究竟是不是,她想答案應該在先前金嬤嬤沒有說出口的那段話里面。

    “多謝嬤嬤實言相告,你放心,這件事我們不會透露出去,也請嬤嬤在合適的時機告訴母親,欺負她就等于是欺負我們,是欺負李家,我們不會讓任何人得逞。”

    李摯說。

    金嬤嬤雙手顫抖“世子能這樣想,實在是太好了。太太太苦了,您們若能體諒她,那老身就沒什么不放心的了!”

    她下地拜了一拜,被李摯攙了起來“母親多虧有嬤嬤長伴在側,我們心里也記著,時候不早,你先回房歇息。”

    李南風喚了小丫鬟進來,囑好生送回去。

    人去后她坐下道“金嬤嬤雖然沒有提到胡宗元,但母親拿他開刀,必然是這胡家也對不住母親了。

    “這下好了,姓胡的惹了我,結果還先對不住母親,這次不扒掉他的皮都不能好意思說是李家人了!”

    “李家人可不靠兇狠出名。”李摯睨了一眼她。

    “那難道還饒了他?”

    “饒是肯定不能饒的,但既然母親不想我們知道這些,我們又必須顧全金嬤嬤,這件事就不能明面上干。”

    說到這里他道“胡宗元明日就該進宮了,母親既然籌謀了,就肯定會有些事情發生,明日看看再說。”

    李南風想了下,舉杯把面前茶給干了。

    ……

    李存睿今夜回房晚,不過李夫人也沒有睡著,丈夫悄聲上床的時候攬了攬她的腰,她以握了握他的手作為回應。

    李存睿低笑了下,給她往上拉了拉被子,咕噥了一句什么,閉上眼睛了。

    夫人每日天不亮就起,梳妝完剛剛好該他起床,知道她事情也多,跟她說過不必這么早起侍候,她也不聽,沒辦法,他只好盡量不連累她晚睡。

    李夫人也知道丈夫體貼,側轉身挽住了他的胳膊。

    但此刻她一點靜下心來想睡的意味都沒有。

    雖然幾十年的內宅生涯她早已練就心如止水,但明天就可以看到第一步成果,她靜不下來。

    在高家那段過去是她不能正視的過去,殺人不過頭點地,而要毀掉一個人,哪里需要舉著刀往脖子上伸?

    對付一個小姑娘能用的手段實在太多了。胡氏就是能知道她的軟肋在哪里。

    設局男女私情?她不會。把她生母用不光彩的手段宣揚出去?她也不會。

    她只會在人前對她噓寒問暖,私下里笑瞇瞇拿生母的事添油加醋奚落她,嘲笑她,暗示她有這樣一個生母是恥辱。

    她并不認為自己的母親有做錯,就算錯也是想攀高枝的外祖家。

    但言語的力量是強大的,她即使再堅持母親沒錯,她不丟人,也經受不住年年月月的摧殘。

    有什么比摧毀一個人意志更徹底的殺人手法?

    她死了,既不能再礙眼,那筆嫁妝也能順理成章得到了。

    可惜她沒死成。多少次想主意對付她也沒得逞。

    父親葬禮上她特意帶著藍姐兒回娘家,讓第一次看到長大了的藍姐兒的全家族人都驚嘆起來,被李家百般寵著的小姑娘,長的怎么那么像棺材里那個人的原配?

    她看到胡氏慌了,雖然不確定她究竟慌的是哪一方面,但她還是覺得快意,胡氏不遺余力地想抹煞她母親優秀出色的那一面,可是高家上下終究還是一看到藍姐兒就記起她母親長什么樣來。

    回來路上她摟了藍姐兒一路,她也許對不起那個孩子,可是她也沒有辦法,看著那么相像的一張臉,她總是按捺不住情緒。

    金嬤嬤說她太執拗了,是啊,等她收拾完胡家和胡氏,就一定不執拗了。她就對藍姐兒好點,像絮姐兒說的那樣,做個會在女兒難過時抱一抱她的母親。

    她不覺嘆了口氣,一抬眼看到李存睿也睜著眼睛。

    她愣了一下“你沒睡?”

    “你把我胳膊抓的這么緊,我怎么睡的著?”李存睿偏了頭過來,已顯風霜的他眼神還像少年一樣清亮。“你在想什么?”

    李夫人額頭抵在他臂上,半晌道“許是喝多了點茶,胡思亂想。”

    李存睿把胳膊繞到她頸后“有什么事情,多跟我說說,我雖然忙,但你們總是不能冷落的。”

    李夫人心潮涌動,望著他道“你已經夠體貼了,能少操點心,顧著些自己的身體就很好了,我用你惦記什么?”

    李存睿笑著摩挲她頭發“你不用擔心我,我好得很。回頭摯兒成了親,我就多抽些時間在府里,外面的事讓他多忙一些去。”

    李夫人想想道“那敢情好。”

    說起來,李摯也是該成親了。

    。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hao123彩票网站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