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書架 | 推薦本書 | 返回書頁

55小說網 -> 網游洪荒 -> 網游洪荒的最新章節目錄 -> 正文 第一章 再現江湖

正文 第一章 再現江湖



上一頁        返回目錄        下一頁



    走到清源天的入口處,黃林和帥維維,同時回頭望了清源天一眼。

    站在他們身邊的羽翩翩,怎么也不會猜到,兩個人此刻的心情,是百感交集,也是感慨萬千。

    一個是洪荒曾經的玩家第一高手,卻落了個經脈堵塞,無法行走;一個是洪荒現在的玩家第一高手,卻得掩頭蓋面,隱姓埋名化身他人,千方百計與對手周旋。

    一種說不出來的煩悶之情,在兩人的胸口處不停沖撞著,兩人對視一眼,同時發出一聲長嘯。

    一個是輕靈飄逸,一個是雄渾厚實;一個是滿腹抑郁不得志,一個是久困掙脫縛龍繩。

    嘯聲,響徹九天,清源天內,扁辰和王韓對視一笑;羅天劍道中,正在講道的翠劍行面sè一凝,輕嘆了一聲;藏云山下,一個緩步移行的高僧,抬頭循聲而望,低聲宣了一句佛號。

    泄去了胸中煩雜郁悶之氣,黃林和帥維維二人,哈哈大笑起來。饒是身邊的羽翩翩見多知識廣,也不禁搖了搖頭:男人,好奇怪的動物。

    自從兩個月前,黃林從藏云山珠瑪峰帶來了藏云紅花、珠瑪雪蓮、冬草夏蟲這三種藥,扁辰就開始為帥維維煉制藥物,整整七七四十九天,扁辰王韓以及羽翩翩三人以先天修為,整天不停地淬煉藥物,這才煉制出七顆易筋換髓的靈丹。

    得這靈丹之助,加上羽翩翩宇級三品的修為幫助,帥維維順利地將體內壅堵的經脈全部打通,順利結成了元丹,修為和黃林不相上下。

    兩人這一回從清源天出來,卻是打算到處走一走,解決之前和血玫瑰**的糾紛。

    也可能是兩人心理太憋屈了,這一次兩人同時出現,就是打算找些人敲打敲打,順便進行一下壓力修煉;不然以黃林的xìng子,還是化身杜覽來得爽快:最起碼正面和敵人作對,而敵人卻把自己當成朋友的那種感覺,實在是太爽了。

    黃林帥維維和羽翩翩,三人剛一出現,不到兩天時間,不僅玉州所有玩家都知道,就是整個洪荒大陸的玩家,也都知道了這個消息,并且有大量的人手正在朝著玉州趕過來。

    黃林他們都知道,這一次帥維維出現,肯定會引起轟動,畢竟洪荒玩家為了突破先天境界一事,已經弄得焦頭爛額,而早被認為是活死人的帥維維,突然活蹦亂跳地出現,肯定會給他們帶來希望。

    只是黃林和帥維維,都低估了帥維維對玩家們的吸引力,而眾多玩家,也低估了黃林二人以及他們身邊那個絕美女子的實力。

    鳳山鎮,此時已經有大大小小十幾個組織在這里駐扎,等待著從各個地方到來的援手匯合,準備將帥維維掌握到手中。

    原本就以鳳山鎮為基地的血玫瑰以及**,看到越來越多的玩家從四面八方來到鳳山鎮,開始還因為這些人刺激了鳳山鎮的經濟而感到高興,后來就感到吃驚了。

    每天從各處趕到鳳山鎮的人,竟然有上千人,各個組織以及個人,都想得到帥維維成功突破先天的秘密。

    鳳山鎮鎮中心,血玫瑰和**以及唐門秘堡的首腦們,聚集在一起開會。

    自從千年遺跡一事,唐家沙和血玫瑰以及**打好了關系,這一次為了對方黃林和帥維維,他們再次聯手,打算趕在別人之前,將二人弄到手。

    “我們是玉州本地人,先派人將他們兩個抓起來好了,還商議什么?”玉玄君不滿地朝施塵瑜和唐家沙說道。

    施塵瑜微微一笑:“三少想必有別的見解吧?”

    唐家沙哈哈一笑:“有施族長在,我根本就不必用動腦子,還是施族長說說吧。”

    施塵瑜橫了唐家沙一眼,笑出聲來,朝玉玄君道:“我比你更想抓住黃林和帥維維,問題是,我們手中的人,單打獨斗,誰能打贏他們兩個?”

    玉玄君怔住,隨即一笑:“他們只有兩三個人,我們大批人一擁而上,就是一人吐一口水,也可以把他們淹死。”

    “是嗎?”施塵瑜反問了一句。

    唐家沙笑著說道:“用人堆肯定可以把他們堆死,這是毫無疑問,只是代價太大了。黃林實力如何,我們不清楚,但是他能夠隱藏那么久才出現,如果沒有可以倚仗的東西,他敢出來?帥維維更不用說了,他早就是洪荒第一高手,雖然沖擊先天屏障失敗,但也是唯一一個沖擊先天屏障還沒死的人,現在他敢出現,證明已經是結成元丹,步入天級高手的行列了。”

    玉玄君沉默了片刻,點了點頭:“確實是如此,我把他們兩個看得太輕了一點。”玉玄君頓了頓道:“不過黃林和帥維維能力再怎么強,也不可能和我們三個組織對抗,對了,還有現在源源不絕涌入玉州的高手,啊!”

    玉玄君驚呼了一聲,知道應該如何解決黃林和帥維維的事情了,唐家沙和施塵瑜對視一笑。

    “你終于想明白了,有那么多高手不用,我們為什么要浪費自己手下的xìng命呢?”唐家沙笑著對玉玄君說道。

    玉玄君輕嘆一口氣:“難怪你們兩個總是胸有成竹的樣子,以我們在玉州的實力,最后無論誰得到黃林和帥維維,都得把他們吐出來給我們。”

    施塵瑜笑道:“我們只需要坐山觀虎斗,這鳳山鎮的地盤是我們的,誰要想從我們的地盤上過去,還得看我們同意不同意。”

    三人繼續討論一會,各自向手下們發布命令,對于黃林和帥維維,只許探聽清楚消息,不可和他們發生任何沖突。

    在鳳山鎮另一個角落,十幾個組織的首腦們,正在針對黃林和帥維維二人,開了一次聯合大會。

    這些組織的首腦都知道,他們根本拼不過身為地頭蛇的血玫瑰和**,為今之計,只有聯系玉州本地的一兩個小的玩家組織,眾人再聚集起來,方有那個實力和對方一搏。

    至于黃林和帥維維的本事,眾多組織的首腦都下意識選擇了忽視,兩個人實力再強,能抵得上千軍萬馬?至于眾組織聯合起來,也不過是怕玉州本地的幫會組織,對他們不利而已。

    很有意思的是,這個名字叫做“登天道”的組織,它的首領,就是和黃林在炎州遇到的老對手:石章魚。

    ***

    鳳山鎮的那些人,在圖謀黃林和帥維維,卻都忘記了他們身邊的羽翩翩。羽翩翩是什么水平,宇級三品而已,對付差上兩級的地級二品三品高手,一手可以撂倒幾百個。

    雖然有人在洪荒乾坤譜上注意到這個名字,但是他們都被羽翩翩的羽人身份給迷惑住了,而羽翩翩現在,卻是用羽族秘傳心法,隱住了翅膀。

    誰還會認為一個美貌出眾的禍水級別美女,會有超過天級以上的水準?

    沒有足夠的底牌,黃林他會自己把自己暴露在陽光下?當然了,黃林這次,打的是解決一切矛盾的主意,至于事態的發展,也著實出乎他的意料。

    在鳳山鎮的眾玩家組織,都派出了大量的手下,一個一個針對黃林三人的布局,開始慢慢的布置開來。

    開設于玉州最大城市玄瑤城的羅天劍道道場內,眾多玩家弟子,也都在私底下議論帥維維出現之事。

    翠劍行看到眾多弟子心不在焉,搖了搖頭,輕嘆一聲。

    “師傅,弟子有一事相詢,求師傅指點迷津。”站在下手第一位的一個道士,站了出來,朝翠劍行問道。

    “半斗,你有何事?”翠劍行眉頭輕皺一下,眼前這個半斗散人,乃是外門弟子中最有能力的,翠劍行的心中,有將他收為入室弟子的想法,卻沒有想到,在之前感應到的那一絲天道面前,半斗散人竟然無法忍住。

    “稟師傅,我等知道,我們因為體質關系,很難突破先天屏障的限制;因此修為都停滯在地級二品到三品的境界,不敢jīng進一步,那些沖到地級三品想要沖破先天屏障的人,幾乎都死了。”

    翠劍行點了點頭,他現在收的弟子里面,之前就有人請他幫忙突破先天屏障,可是根基不穩,就算翠劍行出手,也只能保個不死而已,因此翠劍行沒有讓弟子去強行突破,而是傳授他們最基本的道門心法。翠劍行的想法,其實是很照顧眾多弟子了,最基本的道門心法,如果打扎實了,自會在突破先天屏障的時候,有很大的幫助。

    之所以將所有chéng rén玩家收為外門弟子,而不是收為入室弟子,就是希望他們有個目標,努力打好基礎。

    這半斗散人智計很高,羅天劍道開創以來,他出的力不小,翠劍行也私底下高手半斗散人,只要將基礎打好了,就會幫他突破先天屏障,收為入室弟子。

    半斗散人又道:“但是,有一個人,是我們異人中第一個沖擊先天屏障沒有死亡的,聽說是全身經脈堵塞,無法動彈;但是最近幾天,江湖中傳言,他突然又完好無損地出現了。”

    “完好無損出現?他已經突破先天屏障了!”翠劍行驚呼,先天屏障有多難突破,他是過來人,當然很清楚。

    “是的,有人證實他已經突破先天屏障,結成了元丹。”

    翠劍行沉吟道:“就算有名師指導,你們異人想要突破先天屏障,也非三年五載的事情,難道他有什么遇合?”

    半斗散人點頭:“弟子們也是如此認為,因此想請師傅同意,讓弟子帶人前去查探一下,看看能否從他的口中,得知突破先天屏障的秘密。”

    翠劍行微微點了點頭,半斗散人又道:“再說了,若是我們得到這個秘密,我們大量的異人,實力都可以進上一大截,對我羅天劍道的發展,也有莫大的好處。”

    翠劍行沉吟良久,最后點了點頭道:“好吧,你帶一些師兄弟去看看,不過這件事情兇險極大,希望你們多加小心。”

    半斗散人微微一笑,低聲說道:“師傅放心,我知道已經有很多人在圖謀這件事情,我只要做個黃雀就好了。”

    “半斗,”翠劍行右手一番,一把長劍出現在他的手中:“這柄大落劍是我昔年所有之劍,雖然不是什么神兵利器,不過卻也是吹毛斷發,削鐵如泥,你修為還沒有到天級,有這劍的幫助,應該可以助你一臂之力。”

    半斗散人接過大落劍,忍不住抽出來看一看,這劍長二尺八寸,劍身約有三指寬,通體冷冽,寒氣逼人,端的是一把好劍。

    下面眾多弟子看到此劍,都驚呼起來,現在的玩家手中,武器大部分是用現代技術制造的武器,雖然比洪荒原住民所鍛造的一般武器強,但是和這等神兵利器比起來,還是差了一個層次。

    半斗散人還劍入鞘,朝翠劍行施禮道:“多謝師傅!”

    翠劍行點了點頭:“你收拾收拾,帶些人去吧,若能得到突破先天屏障的秘密,你就是我羅天劍道的首席大弟子。”

    半斗散人聞言,心中大喜,羅天劍道可以說是目前玩家中勢力最大的組織之一,成為羅天劍道的大弟子,地位和血玫瑰**的頭頭也差不了多少了。

    半斗散人得了翠劍行的同意,帶了羅天劍道三分之二的外門弟子出去,這三分之二有多少?兩千個而已。

    羅天劍道挑選了一個最好的時機,在洪荒大陸站住了腳跟,外門弟子三千,入室弟子五百,而且這人數還是越來越多,若不是翠劍行手下沒有人,管理不過來,只怕會一躍成為洪荒大陸最大的組織。

    而這不過是羅天劍道手中的玩家勢力而已,原本散落在各地的道門組織,聽到玄黃道門千年后再次出現,出頭的還是典籍里有記載的翠劍行,紛紛找上翠劍行,以期能夠重回道門。

    同是三教之人,道門混得如此風光,其他兩家卻是沒有什么動靜,儒家深隱硯山文策臺,佛宗聽了黃林之言,雖然也派出了一名高僧,但是先機已失,難以和道門爭一番長短了。

    洪荒大陸原本平靜的形勢,被黃林和帥維維二人這么一攪和,水,開始混沌起來了。

    ***

    而始作俑者的黃林和帥維維以及羽翩翩三人,此刻卻是回到了黃林當初居住的小鎮,他們剛在小鎮現身,立刻發現有大群玩家光明正大的跟在他們前后。

    黃林和帥維維苦笑,原本他們兩個以為,自己光明正大的現身,已經很牛了,誰知道人家比他們更牛。

    或許,在這些人眼里看來,黃林和帥維維已經是囊中之物,根本就沒有什么可怕的。

    三人來到他被燒毀的小屋所在地附近,這里已經重新建了房子,房主當然是他的老熟人酒鬼楊三了。

    黃林沒有打擾楊三,在遠處望了這個住了不少時rì的房子幾眼后,三人在旁邊的酒店,找了個桌子坐下。

    跟在黃林前后的盯梢者,也紛紛涌進酒店,一時間這門可羅雀的小酒店,馬上人滿為患,樂得那酒店老板呵呵直笑。

    黃林三人悠閑地喝著茶,也沒有交談,似乎周圍那些盯梢者都不存在一眼。

    酒菜上來了,黃林和帥維維點了大堆食物,一時半會那些人無法上菜,倒是惡整了他們一番,讓他們看著兩人大口吃肉大口飲酒,饞得他們口水直流。

    羽人大多是素食,羽翩翩更是不例外,除了喝點小酒外,羽翩翩就只吃桌上的一盤水果。

    考慮到羽翩翩的姿sè,黃林讓她戴上了面紗,問題是,禍水級別的美女,就是把頭整個都蓋住了,也是禍水。

    羽翩翩吃水果那種優雅恬淡的姿勢,面紗移動時那瑤鼻櫻唇,遮遮掩掩的,更是撩人心弦。

    人群中總有那么一個兩個腦殘的,以為黃林和帥維維的死人,就這樣忍不住想走上來調戲美女的。

    那人一靠進來,便坐到了羽翩翩的身邊,手朝著羽翩翩肩膀就要搭去。

    羽翩翩正在吃著一粒葡萄,見狀臉sè一沉,輕移頭部,玉齒輕開,一粒葡萄子從口中飛出,朝那人的毛手打了過去。

    “妹……啊!”那人妹子兩個字沒說完,手部傳來劇痛,抽回手一看,手心洞穿了一個小洞,這個時候,血液才從手上流出。

    黃林和帥維維驚訝地看到,這人突然間比油的一聲,沖出了酒店,那速度,竟然帶起了一抹幻影。以身上佩戴著可加百分之十速度的鏢團徽章,以及可使得身輕如燕的御天珠的黃林來講,也是無法施展出這種速度,倒是讓黃林和帥維維大嘆,人的潛力實在是無窮無盡。

    羽翩翩輕輕從口袋里取出一張紙,在嘴唇上擦了擦,似乎剛才把別人的手打穿的不是她一樣。

    在場的眾盯梢者,已經是渾身冷汗淋漓,一個在黃林身邊的女子,就有如此可怕的實力,那么,黃林和帥維維,這兩個疑似元丹結成的高手,會是怎么樣的?

    當然了,黃林他們可不會向眾人說出,就算是來十幾二十幾個黃林和帥維維動手,也不是眼前這姑娘的對手。

    反正目前在洪荒大陸,除了比羽翩翩實力強很多的人,才可以看出羽翩翩現在隱藏起來的實力,而這種高人,怕是已經懶得在江湖上行走了。

    黃林微笑著環顧四周,被他眼神掃到的人,都有種心中發毛的感覺;這些被派來關注的,只不過是最低水平的低手,要不然也不會出現眾人光明正大盯梢的事情了。

    帥維維輕輕咳嗽了一聲,倒是把已經成了驚弓之鳥的眾人嚇了一大跳,離門最近的幾個,呼的一聲跳出門外,靠窗子那邊的幾個更是離譜,直接從窗臺下翻過去,發出了幾聲慘叫,也不知道是壓到人還是摔斷腿。剩下的幾十個,面sè如土,可是離門和窗戶實在太遠,也不敢亂動。

    帥維維朝桌子上吐出一塊骨頭:“卡得好難受,咦,剛才不是人很多嗎?怎么少了不少人。”

    眾人心下暗罵:“還不是你一個咳嗽,把他們給嚇壞了?”當然了,沒人敢說,他們現在心里面所想的,就是怎么樣才能安全離開。

    四周的氣氛有點濃重,終于有一個忍不住,站了起來,朝門外沖去。

    帥維維并沒有阻擋,而是好奇地說道:“怪了,他怎么東西沒吃,也沒有付錢就跑出去了,吃白食不怕被雷劈嗎?”

    羽翩翩聞言,格格笑出聲來,那些人聽到帥維維這么說,那個人跑出去也沒有阻擋,自己乖乖留下銀兩,離開了酒店。

    偌大的酒店,就剩下黃林三人,黃林搖了搖頭對帥維維和羽翩翩道:“多熱鬧的氣氛,被你們兩個給破壞了,好在他們走之前還有留錢,不然你們肯定要讓老板罵死。”

    帥維維笑道:“現在的人也不知道怎么了,盯梢就盯梢,為什么搞得光明正大,自己有多少斤兩,也沒有掂量好,無語。”

    羽翩翩笑著對二人道:“以前在寧州,怎么也沒有今天遇到的事情好笑,看來我跟你們出來,倒是一件有趣的事情。”

    “有趣?”黃林嘆了一口氣:“接下來你還會碰到更有趣的事情,唉。”

    羽翩翩滿不在乎地說道:“像剛才那種人,我打個噴嚏可以滅掉幾百個。”

    黃林和帥維維大汗,不過也知道,羽翩翩所言并非虛的,人家有那個實力,別看人家姑娘長得是禍國殃民,可是手底下卻不軟。

    “唉!無聊啊,衰尾,你不是說你的接云嶺很好玩嗎?我們走吧。”羽翩翩朝帥維維說道。

    聽到衰尾兩個字,帥維維狠狠地盯了黃林一眼,若不是黃林這樣叫他,他現在也不會多了一個外號。

    黃林吃吃笑道:“別看了,再看你的小眼睛也不會變大。”

    帥維維冷哼了一聲,站起身來,朝羽翩翩道:“我們走吧,錢就讓黃林出。”

    三人離了酒店,這一次就沒有人敢在他們周圍光明正大的盯梢了,不過背后還是有不少人鬼鬼祟祟地跟著。

    黃林低聲朝二人說了幾句,三個人原本是慢慢的走,走出小鎮后來到開闊地帶,突然同時發力狂奔,只是轉眼間,就不見人影了。

    那些盯梢之人,怎么也沒有料到三個人突然使出這一招,等到回過味來,眼前已經沒了目標。

    有幾個人想追,卻被同伴擋了回來,能不能追得上是一回事,追得上又能把人家怎么樣?現在要做的,就是向上頭報告,等他們來處理了。

    ...
沒看完?將本書加入收藏我是會員,將本書放入書架復制本書地址,傳給QQ/MSN上的好友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hao123彩票网站下载